回到旧版
投稿信箱

首页 >改革前沿 > 改革观点

眉山为“下乡”资本设门槛立规矩

发布时间:2015-05-12发布人:农民日报浏览量:1637次


    近年来农业投资热潮兴起,不少工商资本开始“务农”。不可否认,工商资本的进入有利于农业现代化的推进,但经验也告诉我们,资本天生的逐利性值得谨慎对待。在鼓励工商资本“务农”的同时,要如何进行监管和防范?春耕备耕时节,记者走进四川岷江现代农业示范园,走访了农地租赁各方当事人。

    122个规模业主一半以上是工商企业

    2500亩蔺草,500亩蓝莓,这是宁波商人王云富目前在四川省眉山岷江现代农业示范园区内的全部产业。2005年,因为听日本客户说四川种出的蔺草品质好,专做蔺草加工出口的王云富踏上蜀乡大地。10年过去,王云富的事业在眉山扎下根来,基地面积逐年增长,近年还将事业板块扩张到蓝莓种植。

    走进王云富园区内的蔺草基地,成片的蔺草已是满目葱茏。“6月份蔺草收割后,再种一季晚稻,亩收益超过4000元。”王云富告诉记者,蔺草+水稻的粮经复合模式效益很不错。

    据介绍,目前在园区流转土地50亩以上的业主达122个,其中工商注册的企业超过一半。

    风险收益并存谨防项目“烂尾”

    “当地大户知根知底不担心,外地的业主就要好好考察了。”园区管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于入驻的企业和业主,园区管委会和两个区的指挥部都要在资金实力、规划发展等方面进行考察。是种水果、粮食还是花卉苗木?业主在流转土地前必须向管委会提交产业发展计划进行项目审核,通过后才能按照园区规划的产业布局“落户”。

    四维村村民万素芬家中的10亩地目前已经全部流转给业主,每亩地的租金在900元左右。除了每年近万元的地租收入,万素芬还在基地打工,又多了上万元的务工收入。“最怕老板经营不善,赔本就跑掉了。”万素芬说,之前听人说起过类似的事儿,土地租金没了,工资也打了“水漂”。

    “农地农用相对好监管查处,但工商资本从事农业的能力和决心却很难评判。”东坡区农业局总农艺师曹旭东表示,一些对农业不熟悉、经营能力较弱的工商资本大量流转土地,最后因经营不善成为“烂尾”项目,将给当地产业发展、农民利益都带来损害。

    政府设立流转公司既当平台又作屏障

    为了防范风险,从去年7月开始,园区涉及的7个乡镇由区国资局出资设立了农村土地流转公司,由当地村干部任职。“有流转意向的农户首先向村委会提交申请,村委会征集到集中成片50亩以上,再向流转公司提出流转申请,经实地调查核实,公司与全体承包户签订委托流转合同,约定保底土地流转费用和流转期限进行预留转。”悦兴镇党委书记邹卫东介绍,业主流转土地只需直接与公司谈判。目前,悦兴镇90%以上的土地都完成了预流转。

        土地流转公司的平台作用很快有了显现。曹旭东介绍,东坡区涉及的三个乡镇成立流转公司以来,已新引进业主11个。流转公司立下了两项规矩:一是对流转土地面积30亩以上的,实行“先交钱后种田”(即先交一年租金再耕种);二是除支付农户租金外,业主还要按100~300元/亩标准交纳风险防范金,合同期满后,返还本金;涉及农业设施用地需要复垦的还要缴纳复垦保证金。此外,园区管委会每年又另安排了专项资金作为土地流转风险金。

© copyright 2015-2020 安徽大学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 造宝屋科技

通讯地址:中国 · 安徽 · 合肥市肥西路3号安徽大学龙河校区主教学楼西403室|联系电话:0551-65108001|传真:0551-6510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