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旧版
投稿信箱

首页 >三农热点 > 农民

徐旭初:关于对农民合作社的理解与争论

发布时间:2016-09-06发布人:网站管理员浏览量:876次

前几天,一年一度的“中国合作经济中青年学者工作坊”在合肥召开,百余名来自全国的合作社研究者和实践者济济一堂,交流中有争执,友好中见坚持。其中,一大焦点问题还是那个一直困扰着中国合作经济界的合作社规范化问题,或者说真假合作社问题。学者们基本上分为两派,一些人认为中国合作社假的很多,真的少,另些人认为不规范是难免的,不必太纠结;有趣的是,几位与会的合作社理事长、经理和政府官员倒不太关心此事,他们更关注合作社的发展与运营。

  我多次说过,合作社的本质规定性无疑是服务成员、民主控制,这是不可动摇的,动摇了就失去了这种组织形式的独特性。同时,也应看到,人们对质性底线的接受程度,就决定了对所谓真假合作社的判断:如果对质性底线的要求严格些,就会觉得“假合作社”较多;反之,如果对质性底线的要求宽松些,“真合作社”则必然看到多些。

  合作社,合作社,通俗地说,就是“大家伙儿合起来商量着做些事”。注意!这里有四个要素决定着合作社的性质与成败:一是“大家伙儿”,就是哪些人合作的问题;二是“合起来”,就是拿什么合作的问题;三是“商量着”,就是怎么商量的问题;四是“做些事”,就是合作做什么的问题。

  经典合作社是简明的:“大家伙儿”是同质的一些人,“合起来”是拿同一要素(或劳动成果或采购物品)合作,“商量着”就是一人一票,“做些事”就是做些大家都明白怎么回事而且合作更合算的事情。所以,这种经典合作社必然是人人都是平等的,都是所有者、控制者、惠顾者和获益者。

  而现实中的中国农民合作社却并非如此:“大家伙儿”通常不是同质的,而是异质的,成员之间无论是经营规模、资金基础、人力资本还是社会资本都不尽相同;“合起来”通常不是拿同一要素合作,而是多种要素合作,如资本、劳动(成果)、土地(经营权)、技术、经营才能等;“商量着”通常不是一人一票,而是一人一票加附加表决权,实际操作起来可能就是几个核心成员说了算;“做些事”通常合起来做更合算,但因为较多涉及市场营销、技术推广还有与政府部门打交道等,却不是人人都明白究竟怎么回事、应该如何操作。因此,现实中的中国农民合作社大多数都是多元主导、农民主体,面向市场、服务成员,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而且往往是多元主导甚于农民主体,面向市场甚于服务成员,效率优先甚于兼顾公平;因而从总体上看,具有鲜明的股份合作制(甚至股份制)色彩,同时也就显得“不规范”“假合作社”“资本、部门下乡”“精英俘获”“内卷化”了(有些词太学术,这里就不解释了)。

  不仅如此。现实中,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进程太快,政府部门引导推动过猛,法律法规有效规制不足,农村中合作社文化传统较弱,这些也都极大地促成当前农民合作社数量众多、类型繁杂、良莠难辨的景象。

  其实,说一千道一万,在当前中国情境中,我们必须坚持合作社的本质规定性,但更重要的或许还是,要尊重农民的自主选择,鼓励创新,支持试验;要认识到中国合作社发展的特殊性和阶段性,不要急于对具有中国特色或尚在演进的合作社创新实践进行简单的定性;要深入研究合作社在中国情境中的具体表现形式,并探求合作社创新实践的合意性与合宜性的基本平衡。

〔本文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71373063)与农村改革发展协同创新中心的研究成果〕

© copyright 2015-2020 安徽大学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 造宝屋科技

通讯地址:中国 · 安徽 · 合肥市肥西路3号安徽大学龙河校区主教学楼西403室|联系电话:0551-65108001|传真:0551-6510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