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旧版
投稿信箱

首页 >三农热点 > 农村

周运清:中国农耕经济变革与乡土社会结构转型的推进

发布时间:2016-09-04发布人:网站管理员浏览量:708次

中国农耕经济以有限的土地资源与血缘家族结合和平衡,产生了超稳定的乡土社会结构,唯有打破这种结合与平衡,才能从根本上推进乡土社会结构转型。改革开放以来,从推行农村家庭承包制开始,农业劳动生产率迅速提高,农村剩余劳动力大量出现,乡村工业和各种非农产业大发展,小城镇不断崛起,从而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规模冲击和改造农耕经济,血缘与地缘的结合开始松动,业缘关系长足发展,乡土社会结构的转型进入初级阶段,并产生了从中央到地方、从城市到农村、从沿海到内陆的三大有效推进方式。

关键词
农耕经济;社会结构转型;中国社会结构;地缘关系;中国乡土;乡土社会;乡村工业;差序格局;社会分层;农民流动

一、中国社会结构的原型

据中国大百科全书《社会学卷》的解释,所谓社会结构,是指社会体系各组成部分或诸要素之间比较持久、稳定的相互联系模式。应该说,社会学关于社会结构的解释是毋庸置疑的。那么,到底什么是转型中的中国社会结构?有的提“农业社会结构”,有的提“乡村社会结构”,有的提“封闭半封闭的传统社会结构”,有的提“二元社会结构”,有的提“计划社会体制”,有的将产业结构也包含在社会结构之中。可见准确把握中国社会结构的原型与演化,对研究社会结构转型已经十分重要。

正确答案还是应该回到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科学指引中来。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一贯指引我们从物质资料的生产方式中寻求各种人类社会的难解之谜。据物质资料的生产方式生产其它社会关系和方式的理论,中国社会结构的原型只能是具有5000年(可能更长)历史的以中国农耕经济为基础的封建宗法社会结构,费孝通先生称之为乡土社会结构。前述产业结构应属经济范畴,所谓封闭半封闭社会结构、城乡二元结构、计划社会体制等无疑都是乡土社会结构在转型过程中出现的具有历史性的特殊表现方式,它们既是转型的历史产物,又是历史性的转型对象。

转型中的中国社会结构原型,即中国乡土社会结构,按费孝通先生在《乡土中国》中的指引,有如下一些比较持久和稳定的联系模式根深蒂固:1.以血缘与地缘相融合为特征的乡土关系;2.以人伦等级为特征的差序格局;3.以克己复礼为特征的礼治秩序;4.以教化权力为特征的长老统治;5.以家天下政统为特征的双轨政治。上述乡土结构与西方封建社会结构相比较,有一些重要差别:1.中国是专制与集权高度统一,西方是专制与分权相统一;2.中国是流动性的等级制,西方是凝固的等级制;3.中国重礼治与吏治,西方重法治;4.中国以家庭、家族为本位,西方以个人为本位。由于中国社会结构原型的特殊性,其中蕴含着多种变异的可能,如果处理不当,则可能导致结构畸形。这类结构因以宗族家庭为基础,转型功能具有较强的惯性,不易发动起来;一旦发动起来,能量很大,而且旷日持久。

一百多年来,中国乡土社会结构在转型过程中,经历了无数艰难曲折,先后生产了一些具有历史性负作用的畸形儿,诸如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计划社会和城乡二元体制。经过近百年的奋斗,半封建半殖民地的问题基本解决了,但计划社会和城乡二元体制问题还相当严重,中国乡土社会结构的转型将是复杂、曲折且十分艰难的历史过程。

二、中国乡土社会结构的深厚根基

同西方的传统农耕社会相比较,中国的农耕社会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形成了超稳定的乡土社会结构。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中国乡土社会结构具有独特的深厚根基,如果要有效调整乡土社会结构,促其良性转型,必须从变革根基入手。

中国乡土社会结构的深厚根基深藏于农耕经济,其特点可以简括为如下三个方面:

1.自给自足、自我绵续的自然经济。中国的农耕经济一开始就走上了自给自足、自我绵续的独特发展道路。农民以单一种植业为生存之源,以家庭为基本经营方式,聚村而居,共同利用以土地和水利为主要内容的稀缺自然资源,以自然方式自己生产自己消费。由于土地无法流动,人们离开土地后就会失去生活资源,这就使得人们世世代代被束缚在土地上,生于斯,长于斯,老于斯,维持一种长久的家庭人口与家庭物质资料的简单再生产过程。

2.农耕经济与农耕文化相互融合,强化了乡土社会结构的固滞性。由流动走向定居,是农耕经济与农耕文化融合的催化剂。而农耕文化的不断发展,又强化了农民的定居意识,从而促使农民在有限的土地上投入巨量劳动,固化农耕经济。就农民而言,土地就是生活之源,“背井离乡”是人们为生活所迫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选择。就国家而言,农民作为农耕经济的主体,理所当然地成为国家赋税的基本承担者和社会上层建筑的根基。“以农立国”成了中国乡土社会的特征,并积淀为相应的文化传统和民族性格。由于地理条件的封闭性,中国农耕文化在沟通不便的古代,很难与外界文化特别是西方文化进行交流,在历史沉积的作用下,日益自我封闭、自我完善,形成一种超稳定格局。

3.血缘关系与地缘关系融为一体,乡土社会家族化。历史地看,中国和西方社会结构都是建立在自然经济基础之上,但不同的土地制度造就了不同的结构根基。在西方,普遍实行封土制,而中国实行地主所有制。在地主所有制下,虽然容易实行土地兼并,但因土地可以自由买卖,从而为家庭与土地的融合提供了可能性空间,促使农民以能得到土地为世代奋斗目标。农民一旦占有土地,就会世代相传,安土重迁。农民一旦失去土地,就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是中国小农经济世代相续的历史根源。家庭与土地长期融合的历史产物是农耕社会宗族化,并依此形成家天下政统,从而生产出农耕经济、农耕文化、农耕政治三农一体的中国特色。

由此可知,中国乡土社会结构之根深扎在自给自足的农耕经济之上。稀缺的土地资源与血缘家庭的结合、平衡和外展,形成“三农一体”的乡土社会结构,唯有打破这种结合与平衡,才能动摇其根基。怎样才能打破这种结合与平衡呢?中国不可能走西方式的“剥夺”之路。改革开放20年的实践启示我们,有效途径是培养非农产业的内生力,加大变革农耕经济的力度。

三、中国乡土社会结构转型的内生力培养

改革开放以来,农村剩余劳动力的涌现,乡村工业的发展,小城镇的崛起,一些地区的乡土社会转变为工业社会,大中城市增多,城市化水平提高,诸如此类都是不争的事实。然而,我们应该怎样准确而合理地理解这些重大改革成就在中国乡土社会结构转型过程中的价值呢?如果将这些成就看成中国乡土社会结构转型的重要表现,并依此来评价中国社会结构转型的状态和水平,无论估价过高还是过低,都应该是无可厚非的。我想移植张琢先生的内生力观点,换一个角度看问题。

套用张琢先生的话来说,相对于中国乡土社会结构转型的内生力而言,许多具体的改革成就只是水到渠成之事。如果把已经取得的和将要取得的改革成就看成是乡土社会结构转型的内生力,便可提纲挈领,把握转型规律,充分利用已经产生和将要产生的各种经济、社会、文化资源,推进乡土社会结构转型。

如前所述,在社会结构转型的世界历史进程中,中国是迟发外生型国家,要有效推进社会结构转型,就必须将外生力不断转化为内生力,即努力培养来自国家内部的工业化和一切非农产业的推动力。这种内生力的能量越大,工业化和一切非农产业的发展成就也愈大,农耕经济变革的速度就会加快。如果城市的吸纳力大,乡村工业的职位多,离土农民就会增多,农耕经济的份额就会减少,乡土社会的根基就会削弱。

集改革开放20年的成就,我们可以从如下几方面全面理解中国乡土社会结构转型的内生力:1.由于市场的作用,农耕经济由单一种植业向多种经营发展,由小农业向大农业发展,为农耕经济产业化创造了条件。有了农耕经济产业化的条件,经过一定时期的发展,就可能从根本上改变农耕经济的性质,根除乡土社会结构的根基。王辉先生研究的大邱庄由一个村转化为“一镇四街”(1)就是一个范例。2.家庭经营由依赖土地向依赖市场转化,家庭经营资源的多样化不断突破血缘与地缘的依赖关系,家庭成员也不断从土地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从而源源不断地开发出非农产业的人力资源,形成庞大的非农产业大军。有了庞大的非农产业大军,他们就会在农耕经济之外,寻求更多、更丰富的发展机会,从而加快非农产业的发展进程。3.乡村工业的发展突破农耕经济的一统天下,奠定了农村非农产业的发展基础。4.小城镇的崛起和农民工进城,创造了城乡融通的渠道,推进城乡社会流动,加快了农村非农产业和城市大工业的结合进程。5.大中城市的发展和城市化水平不断提高,增强了城市对农村的引力和城市经济、社会、文化与政治等诸方面的扩散力。以上中国乡土社会结构转型的内生力的初步发育,将对中国社会结构转型产生重要影响。能否准确理解和把握上述内生力,并将其科学应用于乡土社会结构的转型过程,对社会结构的调整和促进乡土社会结构转型至关重要。

上一篇:严海蓉:农村合作社运动与第三条道路:争论与反思下一篇:罗必良:集体经济体制的效率生成逻辑

© copyright 2015-2020 安徽大学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 造宝屋科技

通讯地址:中国 · 安徽 · 合肥市肥西路3号安徽大学龙河校区主教学楼西403室|联系电话:0551-65108001|传真:0551-6510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