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旧版
投稿信箱

首页 >三农热点 > 农业

刘守英:中国农业的历史转型与农业现代化

发布时间:2016-08-10发布人:网站管理员浏览量:484次

觉得第一个可能要关注的就是村里人离开村庄后给乡村社会带来了怎样的变化?我觉得重点要考察的是村社制度和农业与土地的关系,即:一是村社制度本身可能面临重大的变化;二是农民和土地的关系会发生重大的变化。不过我觉得要关注的不是这场变化,而是人走了这场革命使农业形态和发展方式到底有了怎样的变化?三是我们在这个基础上来看,对乡村和农业转型到底有哪些雏形与可能的路向我们可以作一些关注?为了后面的讨论,我前面就简单地过一下。

     乡村社会下传统农业的特征:第一个就是对乡村社会本身的认识;另外一个就是对传统社会农业基本特征的认识。比如费孝通的归纳里面对乡土社会的一些特征是:一是离不了土,不轻易放弃土地;二是由于不流动造成的土气;三是以农为生,因为农业不同于游牧和工业;四是安土重迁,就是世态定居是常态,迁移是变态(我这里面抽出来,基本上是会和后面发生一些对比的);最后一个就是土地成为负担。他讲:从土里长出光荣的历史,也受土的束缚。所以乡土社会的特征第一个是离不了土 

第二个特征是:村落是农村的基本单位。为什么形成村落?主要是几个特征:第一个就是耕作的半径大家很清楚,离住宅近。第二个是便于合作。第三是安全的防卫。第四是土地的细分。就是土地平等继承后,兄弟分别继承祖上遗业,人口在一地方一代一代积起来,成为相当大的村落。

     第三个特征是:熟悉的社会。(1)、富于地域性。(2)、生于斯、长于斯。(3)、陌生人很难进入。就是一个外村的人进到本村以后,有的是通过几代人才有可能在一个村里找到根脚呆下来,不是本村的人很难落下来。(4)、身份社会。就是以血缘为基础,以地缘作投影。(5)、家族制度。

    第四个特征我觉得也非常重要,就是我们现在讲的合作。合作的困境我觉得就是费孝通讲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差序格局,这个我就不具体展开讲了。比如说西洋社会是团体格局,乡土社会是差序格局。这种差序局就造成中国社会的合作困境,就是以己为中心,整个社会关系逐渐从一个一个的人推出去,是私人联系的增加,社会范围是一根根私人联系所构成的网络,这样就造成了整个中国的合作困境。

第五个特征是关于治理的问题,就是乡村的治理是以礼治来形成秩序的,这个我就不展开了。

     以上就是整个乡土社会的基本特征。

     另外,就是传统农业的基本特征。历史学家回答的一个问题就是人口急剧增长以后,它怎样维系快速增长的人口的作物供给?我认为传统农业的基本特征是:

     1、人口对土地的长期压力。章有义就讲:人口和耕地是构成国情、国力的基本要素,在相当程度上制约和影响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尤其对于旧中国这样一个农业大国,其重要性更为明显。就是说,中国一直受人口制约发展的国家,从宋代开始,宋代基本上是传统中国人口的分水岭,宋初我们的人口是5500万,宋末过亿,14世纪后期到九世纪初期是中国人口快速增长的时期,我们增长了将近5-6倍,从19世纪初到20世纪的50年代又增长了将近50%。这张图是两张图的重叠(见下图):一个是曹树基等编的《中国人口史》;另外一个就是Madddison对中国人口的统计。就是说相比不断增加的人口,从宋以来,中国可耕地资源的增长速度最后低于人口增长速度的趋势。比如从明代前期到民国近600年的长时段,耕地总量增长了约1倍,同期人口增长了近6倍。另一方面,由于中国近代工业化进程受阻,农业承载人口压力,到1952年时,农业人口和劳动力分别占87%84%,致使人口对土地的压力不断增加。所以Perkins讲,19世纪,中国容易耕作的土地已经将近用尽

传统农业技术的变迁:

     第一个就是土地的开发。

第二个就是传统农业技术的传播与应用。多作物品种的引进和作物体系的改进,改良种子,改变耕作方式,新的作物。还有一个就是人口增加后,土地施肥量增加等等。

第三个就是水利灌溉设施和工程。灌溉工程从宋代开始呈翻倍增长。传统中国在1400年和1820年的灌溉面积大约分别是当年耕地面积的30%,远远高于同时期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

第四个就是复种指数的不断提高。尽管我们有传统的技术改进,但是在中国传统农业时期是不需要太多的技术改进或者说刺激,就能够应付慢慢增长的人口对粮食的需要,所以传统的农业技术对农业生产有一定作用,但不能高估,而单产的提高只有一小部分可以用传统技术的进步来解释。这是费孝通关于农业技术为什么长期处于停滞的一个解释,以上是传统农业时期技术的特征。

    在技术没有大的进步的情况下,当然土地开垦是一方面的作用,另外一个就是传统农业的制度特征,这个是要着重去强调的:

第一个就是中国土地私有制和日前发达的土地市场。中国在战国时期就已承认人民拥有私田,允许自由买卖,中国成为世界上最早出现土地私有制的国家。自秦汉经魏晋南北朝至唐代中叶,土地制度呈现土地国有和私有并存的格局。自唐代中叶经过宋元至明代中叶,土地制度进入国家限制松弛下的地主土地所有制发展时期。明代中叶至鸦片战争前的清代前期,土地制度进入地主土地所有制充分发展时期。所以,中国传统的农业之所以能够支撑整个食物的供给和人口不断增长,实际上第一个原因就是土地制度的先进性和土地市场的发达;

第二个就是超小规模的家庭农场和租佃经营的农场,自汉开始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就作为中国农业的基本单位在法律上得到确认,并逐步占据主导地位。明清以后我们基本上是30%的无地户和 70%的地主,不在地主出租土地占四分之三。土地所有权的利润很低,地主所得的报酬只占他的投资的2.5%-5%。另外,不在地主拥有所有权的情况下,中国土地的使用是靠佃权的永佃。佃权永佃有几个特点:(1).很少更换佃户,佃户可以继承,佃权可以买卖,这样就保证佃权制度不影响农业生产力。(2).租约:固定实物租、固定货币租、分成租。靠租约来保护佃户长期的行为。

第三个,原来我们强调的不多,就是对土地产权的制度性保护。中国是世界上最早进行土地登记和依法保护产权的国家。在西周青铜器彝器铭文中,就有土田的数字可稽;春秋中叶以后,鲁、楚、郑三国先后进行过田赋和土地调查;唐中叶尤其是宋代以后,地籍逐渐取得与户籍平行的地位;明代中叶以后,进行全国统一的土地彻底清丈,鱼鳞图册成为征派赋役和地籍管理的主要依据。我在成都看到很多的鱼鳞图现在还保留着。

    就是说,中国传统的农业生产率的状况,从土地生产率来讲,Perkins的结论是:六个世纪间粮食产量的增长至少有一半要归功于耕地面积的扩大,此外则归功于单产的提高。但是由于人口对于土地的压力,最后形成中国农业劳动生产率的变化非常缓慢。这是黄宗智给出的一个概念叫没有发展的增长,他说:发展主要是通过增加单位劳动的资本投入而提高劳动生产率,而长三角等地却无法走向不断增长的农业资本化,而是走向更高程度的过密化,也就所谓的内卷

    以上是我简单地回顾了一下中国从宋以后的农业发展模式和它的制度特征。而进入国家工业化以后,就是从七届二中全会开始,毛泽东提出中国从农业国向工业国转变,中国开始倒向了这种发展战略,它使整个生产要素的扭曲和压力加大。大家都很清楚,农业是充当提供农业剩余和低价农产品的工具,以满足城市低价的食品供应。我们就采取了农产品的统购统销制度来提供低价的农产品。

    第二个就是农村制度的改造与乡土社会的再造。(1).土改和农村秩序的重构。这个我建议大家可以看一下杜老的《杜润生自述》。里面有他对整个土改的认识。(2).农业集体化、人民公社制度与乡村治理行政化。就是我们经常讲的整个行政体制渗透到村一级。(3).包产到户改革后的乡村治理困境。

在此期间,在人口被困在土地的情况下,在农民没有参与工业化的情况下,人口不断增长,满足人们食物需求和提供剩余产品的主要手段是:一个就是现代流动投入的增加。这是季焜他们作的研究,所谓的绿色文明就是大量使用化肥、农药来增加农业的产量。二是提高复种指数来提高土地的利用率。

就是说我们在国家工业化时期是靠土地的生产率来支撑粮食的增产。1952-1978年期间,我们整个粮食播种面积基本保持稳定,粮食总产量大约增长了86%,年均增长率2.5%左右。这一时期粮食产量的增长主要得益于粮食单产的提高,总提高幅度约90%,年均增长2.8%。粮食单产的提高,使中国的粮食生产年均增长速度超过了人口年均增长速度(1.9%)

第二个是农民被排斥在工业化城市进程之外。大家看从1952-1978年期间,整个农村的人口不断增长。另外,农村的就业量也在不断地增长,农村劳动力占整个劳动力总数的比例1952年是83.5%,到1979年的时候仍然高到72.5%。所以,人口和劳动力基本上是被排斥在工业化进程之外。

    再就是结构扭曲造成人地比率的更趋恶化。近代以来人口对土地的压力不断增加,在国家没有工业化以前人口主要是在土地的内间,但是国家工业化以后,农村的人口和劳动力没有参与到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进程中,所以整个农村的人地比例在国家工业化进程下,实际上是越来越恶化的,人地比率1949年时是2.18,后来也没有什么大的改进,人地比率更趋恶化。

此外就是农业劳动生产率的停滞。按照Maddison的估计,1952年至1978年间,中国的GDP增长了两倍,人均实际产出增长了82%,劳动生产率提高了58%。但是,在农业部门,1952-1957年间,劳动生产率每年增长1.66%TFP每年增长0.63%1957-1978年间,劳动生产率每年以0.2%的速度负增长,TFP下降更为严重。这是TFP的整个变化。

就是说,在我们有了国家工业化以后,整个农业的状况主要还是提供低价食品,农民被排除在工业化进程之外,农业产出在技术变迁上主要是靠现代投入的增加,但是我们整个制度上的落后、制度上的低效率以及农民被排除在工业化进程之外,造成了整个农业的发展仍然是处于劳动生产率非常低下的状态,农业仍然没有发生转型。

     第三,重点讲一下中国农业进入历史转型期,应该是从农村人口开始离开农村以后,就是乡镇企业发展再往后,尤其是出口导向工业化开始,大量的农村人口往沿海地区流动。我觉得这个时期是真正开始了中国农业的发展转型。这里有一些重要的指标我们来看一下。

第一个就是农业的基础性地位发生了重大变化,比如1978年中国农业产值的份额占27.9%,但是到2014年的时候农业产值份额只有9.2%。另外就是就业份额:1978年是70.5%,到2014年的时候降到只有29.5%。就是说农业的基础地位,尤其是对我们很多搞政策的人来讲,我们现在一直在讲农业的基础地位,那么农业的份额变化以后,农业的基础地位到底怎么来看?这个实际上是很大的一个政策问题。

    第二个就是村庄发生重大变化。(1)、行政村数量减少。1985年,全国行政村数量为94.1万个,到2014年时已经减少到58.4万个。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全国行政村数量减少了35.7万个,降幅达35.5%(2).村民小组数量的大幅缩减。1997年村民小组535.8万个,到2013年时减少到497.2万个,16年的时间里,村民小组减少了38.6万个。(3).村庄劳动力外流。为什么我们前面要把费孝通关于乡土社会的这个东西拎出来讲?就是说,中国社会非常重大的一个变化就是:村庄已经不是人不走的一个社会了,已经是大量的村庄劳动力开始外流了。这里我引了一个数字,做了一个千村调查:只有6. 5%的村庄没有劳动力向外流动。外流劳动力1 - 25%的村庄占29 . 3 %,外流劳动力40. 2%的占26- 50%,外流劳动力51 -75%17.4%6. 5%的村庄外流劳动力超过75 %。就是说绝大多数的村庄在这一轮的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进程中都出现人口的外出现象。

    第三个就是农户分化。我们现在在农村政策的制订或者分析的时候,可能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说假定农户是均值的,但事实上这些年来农户的分化程度是非常之大的。这个是统计局对6万抽样农户的数据统计情况。

    大家看,2012年纯农户只有18.28%,而纯非农户15.93%,一兼户30.07%,二兼户35.72%。我觉得我们可能对农户分化以后对村庄的影响,对这个问题的关注是不够的,而事实上农村的农户早不是均值的了。就是说,我们概念里面的那个以地为生,靠农为主,在那里给我们种粮食的农户,已经早不是那种状态了,农户的分化程度是非常之大的。

    第四个就是土地权利的安排。这个是用的农业部经管司的数据,我们经常讲三级所有,大家看,2013年归村所有的土地是41%,归组这块还是稍微大一点,占51.5%,另外7.36%的土地是归乡镇一级。我们后来看了一下,分区域来看也是非常有意思,发达地区的所有权这一级越来越往行政村一级靠,但是在欠发达地区就是小组一级所有权相对来说比较大一点。另外就是承包,2013年,我们的土地承包基本上还是以家庭承包为主:2013年,14亿亩耕地里面有13亿亩是继续由家庭承包,其他的像园地、林地和草地,家庭承包的比重相对要低一点。

    第五个就是土地流转与租赁市场。我们这几年变动最大的可能就是土地流转,2010年我们耕地的流转率是14.6%,但是到2014年的时候,整个耕地的流转达到30.3%,去年是33%以上。就是说,整个土地的流转面积和土地流转率跟其他的发展中经济体相比,我们的流转率并不算低。流转的形式还是以转包为主,到2014年的时候我们土地的转包率是46.53%。另外,出租占33%。但是其他的形式这几年开始有所增加,比如股份合作,2014年股份合作达到6.68%,还有其他的形式占4.7%,这两种加起来将近10%以上。

     第六个就是农户经营规模的差异。不同类型的农户实际经营的土地规模现在是在拉大的,2012年,纯农户的经营规模是平均每户17.59亩,一兼户10.68亩,二兼户4.93亩,非农户0.81亩,全部农户加总户均是8.32亩。总之,不同类型的农户经营的规模在拉大。另外,不同经营规模的农户变化。

    现在总体来讲,10亩左右的农户是最多的,比如201310亩以下的农户占85.96%10-30亩的农户占10.28%。但是这里面我们看到一个情况,虽然大多数农户还是以小农业为主,但是大农户的数量也不是一个小数,比如2013年,100-200亩的农户已经到了62.9万户,200亩以上的已经达到了28.9万户。就是说,从量、从面积和比重来讲,这一块都有比较大的变化,大规模的农户在这几年已经开始有较大的变化。

    第七个就是农业经营主体的变化。我们概念里面一直讲农户是农业经营的主体,但是从耕地流转的主体来看,在2014年的时候,流入的这一方里面农户这一块只有58%,而流到专业合作社里面的已经达到21.8%,流到企业的已经达到9.68%,其他主体将近10.17%。也就是说,中国的农业经营主体已经开始多元化,当然农户还是主要的经营主体,但其他经营主体已经在不断地发生变化。

    第八个就是农作方式的变化。我觉得这里面最大的变化就是用工量的减少和机械投入的增加。我们所有作物的用工成本都开始大大的上升,而用工数开始大大减少。我们做了主要的作物像稻谷、小麦、玉米、大豆、油料、棉花等用工量的调查,发现它们的亩均用工量都开始在大大地减少。

    农业的用工跟工业、商业就是跟非农业用工的竞争加剧以后,农民采取的方式是减少农业的用工量,相比较起来就是农业机械的投入开始大大增长,各类农业机械的使用量从2000年以后都开始发生了变化。

第九个就是在农业形态的变化里面非常大的一个变化就是投入方式变化以后,农户的资本形成开始加剧。我们看一下,不同地区的农户开始拥有的生产性固定资产都开始大大增加,无论是东部中部,甚至是西部的增长也非常迅速(这个是用了6万农户的数据)。农户的资本形成实际上是非常快。 

第十个就是,由于投入方式的变化,现在中国的农业发展方式也发生了转变。

2013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结点,从2003年开始整个中国农业的生产率里面劳动生产率开始大大上升,但是土地生产率的变化还是比较平缓,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就是说,从2003年开始,中国的农业发展方式开始发生历史转型,它从过去的一直以高劳动投入来提高土地生产率的发展模式向以资本投入、机械投入来提高劳动生产率发展的模式转型。就是说,我们讲的历史转型和发展模式的转型主要的衡量就是它的投入方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另外就是劳动生产率快于土地生产率的增长。还有一个就是随着资本投入的增加,土地生产率也在发生变化。我们用的是统计局6万农户2003年以来的土地生产率的变化情况(元/亩)。

另外就是劳动生产率的变化(元/月)(见下图28):2003-2012年,从农户这个数来看,劳动生产率的变化也是非常之大的。

还有一个就是农业TFP水平,2003-2012年,2003年的时候平均是8.08,到2012年时是8.59

总之,从这些指标来看,现在中国农村一些基础性的变化都在发生巨变。那么,第一个就是我们怎么来看农业的基础性地位?从指标来看,我们一直强调农业的基础性地位,但农业的份额急剧下降后,你再怎么看农业的基础性地位?

第二,村庄已经发生重大的变化。村庄因人口外流已经发生重大的变化。

第三,农户已经不是我们传统上理解的均势的农户,他已经是一个高度分化的农户。

© copyright 2015-2020 安徽大学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 造宝屋科技

通讯地址:中国 · 安徽 · 合肥市肥西路3号安徽大学龙河校区主教学楼西403室|联系电话:0551-65108001|传真:0551-6510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