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旧版
投稿信箱

首页 >改革前沿 > 地方实践

【第九届县乡干部论坛共识】大力发展社区性农民合作金融,突破制约三农现代化的双重瓶颈

发布时间:2015-09-26发布人:县乡干部论坛浏览量:2028次

9月18日-20日,以“+合作金融:改革的总抓手”为主题的第九届县乡干部论坛,在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举办。论坛旨在将身处农村工作第一线的县乡村干部与三农理论工作者汇聚一堂,实现三农理论研究者与三农工作实践者的面对面交流,以提高三农问题研究的针对性、务实性和有效性。此前县乡干部论坛已连续举办八届,影响了一大批三农的实践者和研究者。


本届论坛由北京百信之家承办,主办单位是中国乡建院、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安徽大学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华东理工大学中国城乡发展研究中心、湖南省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


在论坛上,参会者通过实地参观和会上交流,对农村合作金融各抒己见,亦建立了共同建设合作金融的共识。下文是本届县乡干部论坛共识全文:


第九届县乡干部论坛共识


大力发展社区性农民合作金融,突破制约三农现代化的双重瓶颈


农村改革30多年,分有余而合不足。因而强化了长期制约中国三农现代化的双重瓶颈——即农民组织供给无效,农村金融供给无效。这“两个无效”是诸多三农问题日积月累的内在根源。而农民组织供给无效又与农民组织内部合作金融供给无效高度相关。没有内置合作金融的农民合作组织是难有作为的。只有在农民组织中内置金融,才能一举突破制约三农现代化的双重瓶颈。


经过较长时期的市场经济的残酷教育,中国农民要求再组织起来、再合作起来的意愿是异常强烈的。自2007年准许农民兴办合作社以来,农民合作社有了130多万家,其速度甚至超过了合作化运动时期。但遗憾的是,真正的农民合作组织并不多,在合作组织内置金融的少之又少。


虽然内部开展资金互助的农民合作组织并不多,却产生了三种相对成熟的模式:一是姜柏林主导的四平柏林资金互助社及联合社模式,二是中国乡建院主导的信阳郝堂夕阳红和珠海华厦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模式,三是郑冰主导的永济蒲韩综合农协模式。这三种模式都表现出了强大的生命力和可持续性。是中国农民以金融合作为核心的合作事业的星星之火。


这三种合作模式的共同特点有二:一是以金融合作为核心开展综合性合作,二是有稳定的专家团队指导和行业自律。柏林模式和蒲韩模式的共同点是依托农民骨干率先合作,把合作社建在乡镇以上,再向下扎根,向外联合;郝堂夕阳红和珠海华厦模式是依托既有村社组织及统分结合双层经营体制而内置合作金融,创建内置金融村社,让土地成为合作金融的抵押品,再在此基础上推进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


虽然发展以金融合作为核心的农民合作组织,既符合发展规律,又顺乎农民的意愿,既有法律依据,又有政策依据。但是,从2007年以来一直发展的极不顺畅,甚至是在不断遭受打压的过程中发展。这是极其不正常的!


主要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假合作社太多,败坏了合作社的名声;另一个是金融垄断集团既不想为农民服务,却又极力阻扰农民合作金融事业的发展。


假合作社太多,是因为政府的钱太好骗,是体制性腐败和社会腐败的反应。金融垄断集团阻扰农民以金融合作为核心的合作事业发展,主要是体制内外都缺乏力挺农民合作金融事业发展的有效力量。从这点上看,三农虽然是重中之重,但依然只是口头上的重中之重。


县乡干部论坛呼吁:反腐败,别忘记向假合作社开刀,向三农资金转移支付中的腐败开刀!深化农村改革,要理直气壮的给农民合作金融事业发展壮胆撑腰和持续的财政支持!论坛还呼吁更多的百信之家、梁晏乡建中心、农禾之家、中国乡建院、内置金融村社之家、县乡干部论坛等机构和学者专家积极投身于农民以合作金融为核心的伟大合作事业中来。


农民合作金融事业虽然已形成燎原之势,但依然还是摇篮中的婴儿,在当下农民合作金融生存环境极为复杂的情况下,县乡干部论坛对各地农民合作金融组织及其协作伙伴提出如下建议:


第一,放缓扩大资金规模的步子,要苦练内功,规范管理,并不断优化服务,服务服务再服务,始终把服务农民作为合作社发展的第一要务。


第二,要向下扎根。农民村社共同体是我国农民组织的最基本单元,村社共同体以土地村民集体所有制为存在基础,以双层经营体制为基本经营制度,党支部也建在村社共同体上。村社共同体是农村的经济发展、社会建设和治理的最基础性主体。所以,在村社共同体内置合作金融是农民合作金融事业起步和扎根的最佳基点。


只有发展内置金融村社(共同体)及联合社,农民农地抵押贷款权和集体成员权才能充分实现,农村资源资产金融化、市场化才能充分实现,增加农户财产性收入才能充分实现,完善双层经营体制和壮大新集体经济才能充分实现,农民主导农村农业现代化和自主新农村建设才能充分实现,提升村级组织服务能力、发展农村社会事业发展、改善乡村治理和巩固执政基础才有了保障。


向下扎根,创建内置金融村社(共同体)及联合社新体系,既回应了三农发展的客观要求,又回应了党的18大以来的所有三农改革发展要求和目标任务,是深化农村改革、促进三农发展的根本性举措。各类既有农民合作金融组织向下扎根,既是合作金融事业发展的必须,更是在当下复杂环境条件下求不杀的必须。


第三,各种合作金融模式互相取长补短,各类支持团队加强相互合作。促进现有的合作金融组织和内置金融村社更成熟、更健康、更强壮。


论坛用习主席的话勉励长期在第一线从事以合作金融为核心的农民合作事业发展的同志们和广大农民朋友:“大家要时时铭记、事事坚持、处处上心,随时准备坚持真理、随时准备修正错误,凡是有利于党和人民事业的,就坚决干、加油干、一刻不停歇地干;凡是不利于党和人民事业的,就坚决改、彻底改、一刻不耽误地改。


各类以资金合作社为核心的合作社和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一定要坚持:服务服务再服务、教育教育再教育、自律自律再自律的原则,坚持坚持再坚持!千万别倒下,明年再相见!            


县乡干部论坛


2015年9月20日



© copyright 2015-2020 安徽大学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 造宝屋科技

通讯地址:中国 · 安徽 · 合肥市肥西路3号安徽大学龙河校区主教学楼西403室|联系电话:0551-65108001|传真:0551-6510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