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旧版
投稿信箱

首页 >三农热点 > 农民

韩 斌:对农村极度落后群体发展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3-06-06发布人:韩 斌浏览量:1941次

基于“五位一体”视角对农村极度落后群体发展的思考

--以云南人口较少民族为例

韩 斌

(中共云南省委党校,云南 昆明 650111)

摘要:农村贫困人口是三农工作的重点对象。人口较少民族近年来发展迅速,但与其他民族的差距也是愈发明显,是贫困人口中的最困难群体。根据十八大提出的“五位一体”总布局,对人口较少民族扶持发展工作进行反思非常有必要。本文以云南为例,对人口较少民族扶持工作取得成绩和存在问题进行了系统分析和总结,并对发展滞后的原因进行了思考,最后提出了人口较少民族发展面临的新问题。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布局是“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的“五位一体”,总结反思当前人口较少民族的帮扶工作,将其发展置于“五位一体”的大局中来认识、谋划和推进,是下一步取得良好绩效的保证。28个人口较少民族占我国民族总数的一半,2009年人均纯收入为2591元,仅相当于民族地区平均水平(3369元)的3/4、全国平均水平(5153元)的1/2。加快人口较少民族跨越发展是全国同步建成小康社会面临的最大困难,已经成为事关全国发展全局的大事。

我国学者在肯定我国人口较少民族生产生活条件显著改善、自我发展能力显著增强的同时,多角度定性分析了存在的问题,如李英勤、赵强等认为环境恶劣、基础设施欠账多、经济结构单一,贫困是最突出的民生问题;朱玉福、李晓斌等认为文化建设和教育发展滞后于基础设施建设,扶持政策过于重视经济效益。总体来看,目前系统评价研究较少[1-4]笔者以云南的8个人口较少民族发展为切入点,从五位一体的视角出发,研究新时期扶持工作如何更有针对性、扶持更有效,着重探讨人口较少民族发展面临的困难和对策。

一、 人口较少民族后续发展存在主要问题

纵向比,通过“四通五有三达到”的扶持目标建设,云南人口较少民族生产生活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换。基础设施不断改善,生活水平显著提高,社会事业加快发展,自我发展能力明显增强,通过一批致富带头人、当家理财人和实用技术明白人的出现,为自我发展奠定了基础。

但横向比,与其它民族和发达地区的发展差距却逐渐增大,反贫困过程中存在诸多问题,比如自然发展条件受限,基础设施滞后,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等。

1.基础设施薄弱

地处边远,山高谷深等自然条件的限制导致建设难度大、成本高,加上资金投入严重不足,导致聚居地区农田水利、交通、输电和通信等基础设施较差。云南省制定的扶持人口较少民族发展检查验收办法中规定标准为中低水平大部分达标村都是低水平的达标验收:大多数公路等级低、质量差,多属简易公路,且由于泥石流不断发生导致的晴通雨阻现象相当严重;仍有2%户约5万人未通电;水利建设方面,农田沟渠投入不足、等级低,大部分年久失修,不能很好发挥作用,水利化程度不到10%;18%的人口安全饮用水问题仍未解决;现有住房80%以上是土木结构的土坯房和挂墙房,还有10%左右人口居住在危旧房中。比如独龙江乡虽已通电,只能利用小水轮发电;至今布朗族、独龙族还有部分村民小组没有通电、通电话和通电视,信息交流不畅。

2.思想观念落后,劳动者素质低

一方面,文化素质低,接受教育的意识不强。8个人口较少民族中,除普米族、阿昌族外,其他6个均属由原始社会末期“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直过”民族,其中基诺族是我国56个民族中最后认定的民族。近十年来,虽然大力推广义务教育,但文盲人口数量大、失学辍学严重等问题仍然突出,特别是学生因贫失学辍学现象较为普遍,能升入高一年级继续接受非义务教育的人数也相对较少。比如据西双版纳州统计,布朗族2001年9月一年级招生时有557人,到2007年7月六年级毕业时只有136人,完学率只有24.4%

另一方面,与世隔绝生活状态又进一步加剧了人员交往、物资交换、信息交流的难度。人口较少民族至今仍然保留传统的耕作方式,思想观念落后,接受新生事物的能力差,大多处于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状态,经济来源主要靠传统的种植业、养殖业和部分外出务工收入,实用技术培训少,系统获取知识、信息的机会不多,导致科技推广难度大,脱贫致富的生产技能低。

3.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