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旧版
投稿信箱

首页 >学术研究 > 科研课题

张德元:关于向农村选派大学生村官问题的几点看法

发布时间:2008-07-25发布人:张德元浏览量:1920次

安徽大学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 张德元

地方政府向农村选派大学生村官的试点工作已经开展几年了。中央决定,自2008年始,将这一政策推向全国,用5年时间选聘10万名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各方对中央的这一决定反应不一,有的人说“好得很”,也有人说“糟得很”。笔者对此略有了解,今就此谈几点看法。我的基本观点是,向农村选派大学生村官是个好政策,但未必“好得很”,政策执行的结果也有“糟”的可能,问题的关键是要进一步明确政策目标,兼顾各方的需求。

向农村选派大学生村官是个好政策

之所以说,向农村选派大学生村官是个好政策,是因为这一政策符合我国当前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需求,对农村、对到村任职的大学生本人是有益的。

首先,从国家的需求看。众所周知,我国已经到了“工业反哺农业、城市带动乡村”新的历史发展时期,“统筹城乡发展”是今后相当长时期内的既定国策。“统筹城乡发展”的重要方面就是人力资源的统筹,因为对于任何经济社会的发展来说,毕竟“人是最为宝贵的”,很显然,选派大学生到村任职,和我国“统筹城乡发展”这一长期战略方向是一致的。当然,也不用讳言,选派大学生到村任职和我国当前大学生就业压力甚大直接相关,从短期看,也是国家就业政策的需要。

其次,选派大学生到村任职也符合农村的需要。对于广大中西部农村地区来说,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难题就是“缺资金”、“缺人才”。至于有的同志说,选派到村任职的大学生大多是非农专业的,专业不对口,发挥不了多大作用。我以为,这是一个误解。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方面,这一政策并不是期望到村任职的大学生都成为农业技术员,去替代农技人员的工作——当然大学生村官能对农民传授专业技术更好,国家的三农政策不是就这一项政策,完善农村科技服务的政策也正在并行不悖地推行;另一方面,就村官而言,就促进农村社区的治理、发展而言,更需要的是“综合性知识”、“复合性人才”,所以在农村社区一个大学生就是一颗“文化种子”,大学生村官更应该并且能够成为“播种机”、“宣传队”,充当新农村建设的“信息员”。

最后,这一政策对到村任职的大学生本人是有益的。由于教育体制本身的限制,我国高校培养的大学生的社会实践知识是十分缺乏的,大学生有到农村第一线工作的经历,可能对他(她)一辈子来说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各条战线上的许多精英都是当年的“下放知青”或“回乡知青”,而恰恰是那些在文革期间脱离农村成为“工农兵学员”的人多数被市场经济所淘汰。就眼前看,我也有体会,我所指导的学生三农社团的同学们积极投身农村社会实践,他(她)们的实践能力就明显比一般同学强,有的在安徽省大学生挑战杯大赛上拿了特等奖,有的在校读书期间就成了校长助理,还有的入选“CCTV 2007三农人物”;我想,这恐怕不是偶然的。我曾经不止一次地说过,中国最重要的官和最难当的官就是村官,你能当好村官也就能当别的官了。

政策执行的前景未必“好得很”

虽然说,向农村派遣大学生村官是个好政策,对国家、对农村、对到村任职的大学生本人都是有益的,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好政策并不“必然地”带来好结果,过去我们的农村政策实践不止一次地证明了这一点。所以,担心今天这一政策执行的前景未必“好得很”,并不是多余的。主要原因来自三个方面。

第一,这一政策的目标并不十分明朗。推行这一政策的目的是什么?是出于国家“统筹城乡发展”的战略考虑,促进城乡一体化,满足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长期需求;还是为了缓解我国当前的就业压力,促进社会稳定,满足国家就业政策的短期需要。如果不是从长远的、战略的高度来考虑和落实这一政策,那么就很有可能与我们过去的某些政策执行结果一样,演变为地方政府一次迎合中央政策导向的短期“运动”,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把青年学生“赶下去”了,结果赶了就了。事实上,先期试点的地方已经暴露出许多问题,有的地方已经宣告失败,搞不下去了;其根本原因就是,当初试点的时候就没有长期打算,政策执行一段时间后矛盾必然集中爆发,搞不下去也就不奇怪了。

第二,这一政策的措施还不完善。在先期试点的一些地方,由于政策目标不明朗,所以,在执行过程中,所制定的政策措施就暴露出明显的短期行为倾向。虽然各地的政策措施不尽相同,但是这些政策措施的落脚点都是,如何以“优惠政策”吸引大学生下乡,而对大学生下乡以后怎么办考虑较少。大学生下乡后怎么发挥作用?如何管理、监督和考核?怎样处理下派村官和村民自治的关系?怎样界定下派的大学生村官与政府之间的责权关系?大学生村官服务期满后怎么办?对于这些问题,现行政策措施中即使有所规定也是很原则性的,甚至是模棱两可的。正是因为这些问题都不明确,结果一些地方就出现了不正常现象——大学生村官人下去了,心未下去;心下去了,事做不下去;事做不下去,还不如回去。一部分大学生村官中途流失了,还有少数服务期满的大学生村官加入上访群体向政府讨说法,成为新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第三,对政策执行的可能结果估计不足。比如政策制定者可能主观地想象,因为农村缺人才,所以大学生村官到农村就必然受欢迎、必然大有作为;因为当前大学生就业压力大,所以大学生村官必然珍惜到村任职的机会、不当逃兵;因为大学生村官是知识分子,所以必然学以致用、如鱼得水;等等。事实上,在试点实践中,所有这些“不该”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也正是因为政策制定者对这些问题的发生估计不足,所以也就没有预案可言;结果当这些问题发生后,也就只能听之任之,“顺其自然”,一些地方的试点就是这样“无疾而终”,最终走向失败的。

几点建议

尽管说这项政策可能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执行的前景未必是“好得很”,但我认为,这项政策本身毕竟是个“好东西”,把好事做好还是可能的。为此,特作如下建议。

其一,明确政策目标,完善政策措施。政策目标不明是任何政策的大忌,对于此项政策来说,就是要兼顾短期目标和长期目标,其短期目标就是要缓解当前的就业压力,而其长期目标则是要服务于我国的“城乡统筹发展”战略。当前最要紧的是,要使各级政府充分认识到此项政策的战略意义,明确政策任务的长期性、艰巨性,克服短期行为。只要明白了这一点,完善政策措施也就有了方向,具体地讲,不仅要考虑怎样使大学生下乡,而且要考虑大学生下乡后怎么办。

其二,实行“雇员制”,采用动态管理。建议对大学生村官实行政府“雇员制”,这样做可以一举数得,一是明确了政府和大学生村官之间的责权关系,便于对大学生村官服务期内的管理,服务期满后大学生也不至于和政府扯皮或上访;二是给了大学生村官们对未来的稳定预期,能够安心工作;三是为大学生村官预设了“退出机制”,留下了“出口”,在服务期内为大学生村官办理好各种应有的社会保险,当他(她)们服务期满退出时可将保险转走,与其未来服务单位的社会保险对接;四是政府职员实行“雇员制”是各国通例,也是我国未来改革的方向,这件工作做得好可以为我国未来的行政改革探路。要改变思路,不要指望把大学生村官永远“留”在乡村,考虑所谓“留得住”问题,这是不现实的;城乡一体化不可能一蹴而就,城乡差别还会长期存在,大学生村官做为理性人迟早会离开乡村,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强留是留不住的。可行之策应该是,将向农村选派大学生作为国家长期战略,不仅仅是五年或十年计划,这样,在对大学生村官实行“雇员制”的基础上,使农村成为“铁打的营盘”,而使下乡的大学生成为“流水的兵”,即采用动态管理。

其三,两手都要硬,土洋相结合。向农村选派“洋学生”的好处就不用说了,但千万不可忽视对农村土生土长“土干部”的培养。道理很简单,“洋学生”虽然可以为农村输入“新鲜血液”,但他(她)们难以成为农村干部队伍的主体和农村工作的依靠对象。因此,既要抓“洋学生”的下派,又要抓“土干部”的上提,土洋相结合,并且要以“土”为主。

© copyright 2015-2020 安徽大学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 造宝屋科技

通讯地址:中国 · 安徽 · 合肥市肥西路3号安徽大学龙河校区主教学楼西403室|联系电话:0551-65108001|传真:0551-6510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