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旧版
投稿信箱

首页 >学术研究 > 科研课题

常伟: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的机理分析与对策探讨

发布时间:2011-06-14发布人:常伟浏览量:1858次

摘要:近几年,我国农产品价格屡屡出现异常波动。本文区分了不同类型的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并对于自然灾害、制度建设、货币超发、信息不对称和炒家炒作对于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的相关影响行为进行研究,探讨抑制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的相关对策。

关键词:农产品价格;价格异常波动;农产品炒作

近年来,我国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现象屡屡出现,一些农产品在短期或者较长时期内价格上涨至原来几倍甚至几十倍,并出现了诸如“蒜你狠”、“姜你军”、“豆你玩”之类的说法。这种农产品价格的异常波动不仅给农民生产经营带来极大困扰,也给城乡居民生活带来了一些冲击。笔者拟就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机理进行研究,并探讨相应对策。

一、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的表现及其分类

价格波动是市场经济条件下最常见、最普遍的经济现象,已得到了许多经济学家极其深入的研究。但价格异常波动行为并未得到专家学者们的更多关注。所谓价格异常波动,是相对于价格正常波动而言的,一般是指商品或服务的价格不是在正常情况下发生了较大范围内或较长时间内偏离正常价格的价格波动行为。按照价格波动的形式、强度、扩散范围及其持续时间,价格异常波动通常可以区分为暴发型价格异常波动和持续型价格异常波动。

1.暴发型价格异常波动。是指在价格异常波动现象发生之前,相关商品价格并无异常波动的任何迹象,但在特定消息、信息或者特殊事件影响下,相关商品市场需求迅速被激发出来,从而在极短时间里形成对于该商品极强烈的需求,并导致供求关系的严重失衡。如果有人从中囤积居奇,哄抬物价,那么商品价格可以在短短几天时间里上升几倍甚至十几倍。暴发型价格异常波动具有市场突发性强,来势迅猛,涨价商品集中,扩散明显等特点。如2003 2 月“非典”时期,广东一些地方出现抢购粮油、盐、醋风波,5 元一袋的板蓝根最高卖到100-120 元,4 元一袋的米醋卖到40-80 元。随着疫情的蔓延,全国一些地区的粮食、农副食品价格也随之出现了大幅度、大范围的上涨,一些地区平常1 元一斤的白萝卜甚至卖到了8 元一斤。这种暴发型价格异常波动来得快也去得快,只要应对得当,爆发型价格异常波动完全可以在短期内得到平抑。

2.持续型价格异常波动。是指在价格异常波动现象发生前,相关商品价格已经显露出了价格即将上涨的趋势和苗头。在市场需求、人为炒作等诸多因素作用之下,该种商品价格在较长时期内较原来价格上涨十几倍甚至几十倍。与暴发型价格异常波动不同,这种价格异常波动具有持续性,一旦发生通常要持续几个月甚至超过一年。在这样一个较长时间段内,相关市场主体的预期会发生相应变化。尽管价格管制在短期内对于这种持续型价格异常波动具有一定程度的抑制作用,但就一个较长时段而言,价格管制往往很难起到效果。如2010年上半年因价格暴涨而受到关注,并分别被百姓称之为“蒜你狠”、“姜你军”、“豆你玩”的大蒜、生姜和绿豆价格暴涨,就属于持续型价格异常波动。持续型价格异常波动所涉及产品一般以一个生产周期某种产品因严重歉收而造成大范围短缺为起点,又以下一个生产周期该产品生产恢复到正常生产水平而告一段落。如果在下个生产周期中,该产品生产者受到畸高价格影响而加大对于生产投入,甚至超过了正常的市场需求量,则会造成其在下一个

生产周期价格的暴跌。

二、农产品异常价格波动的机理探析

就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的原因而言,大致有自然灾害影响、流通环节过多、货币超发、信息不对称、炒家炒作等因素。笔者下面拟对相关影响因素分别讨论:

1.自然灾害影响。与工业、商业和服务业不同,农业面临着很大的自然风险。如果在一个生产周期内发生严重自然灾害,就会造成农作物的减产,即便是在需求不变情况下,市场价格也要比正常年份高。对于粮食、棉花、油料等大宗农产品而言,由于产地相对分散,只要不是全局性的大范围自然灾害,其产量与正常年份相比下降幅度相对有限。但对于像大蒜、生姜、绿豆等小宗农产品而言,由于其产地相对集中,一旦产地发生较为严重自然灾害,就会造成产量的急剧下降,从而形成较正常年份高得多市场价格。

2.流通环节过多。就产地而言,我国农产品价格并不高,有的甚至可以说非常低,但到了最终消费者手中,其价格却往往涨了两三倍。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流通环节多,交易成本高。目前我国农产品需要经过生产者、小贩或经销商、销地批发市场、销地农贸市场或超市、消费者等一系列的环节。相关数据显示:农产品流通每一环节至少加价5%-10%。产销中间环节偏多,最终导致消费者多花了钱,农民却难以得到实惠,混乱的农产品流通秩序对于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起了火上浇油的作用。2010 11 4 日《中国日报》英文版报道指出:四川省装运5 吨萝卜前往广东,在本省的绿色通道虽可节省500 多元,但出省后要经过近40 个收费站,共需交纳3000 多元过路费。商务部官员坦承,中国蔬菜在流通环节的成本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3 倍。

3.货币超发。米尔顿·弗里德曼指出,“通货膨胀总是表现为一种货币现象”。农产品价格暴涨同样也离不开货币超发的现实背景。尽管超额货币供给推动了经济快速发展,并对于抗御金融危机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对于农产品价格也有着显而易见的影响。2009 年我国GDP 34.09 万亿元,广义货币供应量M2 达到了60.62 万亿元,二者之比为11.7782010 年我国GDP 39.80 万亿元,广义货币供应量M2 72.58 万亿元,二者之比为11.824。在货币供应持续增加的情况下,多余的货币必然要寻找出路,而农产品由于长期变化偏低,显然是货币极其适合追逐的对象。

4.信息不对称。一般认为,农产品市场是最接近于完全竞争市场的,但就我国农产品市场而言,市场运行机制并不完善。农产品市场相关主体对于信息处理能力和把握能力也存在很大差异。在这种情况下,那些掌握较多市场信息的市场主体可以较好地把握相关市场机遇。而对于大多数市场主体而言,他们由于缺乏信息或者信息甄别能力,而只能模仿其他主体的相关行为。不仅如此,由于信息披露制度的不健全,一部分市场行为主体出于一己私利甚至故意散布谣言,并导致农产品市场价格的异常波动。

5.炒家炒作。无论是小麦、稻米、玉米、棉花等大宗农产品,还是像大蒜、生姜、绿豆等小宗农产品,均容易受到资本的关注和追逐,尤其是像大蒜、生姜、绿豆这类小宗农产品而言,由于其市场容量有限,容易被操控而极其适合炒作。具体手法是炒家先散布谣言。比如,相关农产品将获丰收、市场充盈之类;然后,在市场上做空,打压相关农产品价格;等价格下跌后,炒家们再转手做多。当买单大部分集中在炒家手里时,炒家也就掌握了该产品的现货供应量和价格。以大蒜为例,在2009年下半年至2010 年上半年大蒜的价格暴涨过程中,大蒜价格从每公斤不足一元的价格一路上涨到每公斤十元以上,在全国大蒜主产地山东金乡,就连当地医生、教师和公务员也加入到炒蒜大军中来,甚至当地有人不惜抵押房产炒蒜,从而在当地形成了全民炒蒜狂潮,对于生姜、绿豆、辣椒的炒作也有与其类似之处。纵观近年来农产品价格变化趋势,大蒜、生姜、绿豆的价格暴涨与炒家大举进入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应该说明的是,这种炒作在一定意义上有助于农民增收。但问题是,当这种炒作已经远远偏离了正常炒作的轨道,通过过度炒作的方式实现的农民增收对于作为生产者的农民而言不具有长期稳定性,也容易扰乱农民对于农业生产的理性预期,从而导致市场机制的紊乱和失灵。

三、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的相应对策

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对于农产品生产消费行为的影响是极其剧烈的。对于农民而言,价格异常波动行为会对于农民生产经营决策带来巨大障碍,使得其难以对于市场需求产生较准确的估计,从而在未来若干个生产周期内难以获得正常回报,反而会因为价格异常波动蒙受巨大损失。对于经销商而言,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伴随着巨大的投机收益,经销商有可能赚得盆丰钵满,但也有可能赔得血本无归。价格异常波动也会给地方经济带来冲击,农产品价格异常暴涨固然有助于相关农产品主产区农民收入和财政收入增加,但当农产品价格出现异常暴跌时,也无疑会干扰地方社会经济,并成为地方政府的苦手。

对于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的对策办法主要有如下方面:

1.价格管制。管制经济学认为,由于存在市场失灵,政府通过干预和管制可以改善资源配置效率。但事实上其效果值得怀疑,相关研究表明:管制实际效果与政府目标存在一定偏离,有的无效,有的甚至起到了负面作用。作为一种反市场化的政策措施,尽管价格管制的长期作用值得怀疑,但对于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而言,的确可以在短期缩小农产品价格上下波动幅度,并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价格异常波动所带来的冲击,对于爆发型价格异常波动效果尤为明显。

2.加大对价格操纵行为的惩罚力度。一般认为,市场主体之间应该是平等的,但事实上它们的地位并不平等。不仅如此,当某些市场主体试图通过虚假信息和异常交易行为,获取价格操纵收益时,农民经济利益会因为价格操纵行为而受到进一步的侵蚀,这也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市场机制的有效性和公正性。从这种意义上讲,对于价格操纵行为进行打击,也有利于维护市场有效性和公正性。2009 10 月,吉林玉米中心批发市场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 召集16 个省区市109 家绿豆经销企业在吉林洮南市召开“第一届全国绿豆市场产销行情研讨会”,并在会议上相互串通,捏造散布绿豆大幅减产等涨价信息,统一价格上涨共识。违反了《价格法》、《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的有关规定。并对于2010 年绿豆价格暴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价格主管部门依法对于吉林玉米中心批发市场有限公司处以100 万元罚款,对于另外3 家协办会议的企业处以30-50 万不等的罚款,对于另外109 家绿豆经销企业提醒告诫。价格随之应声回落,这在短期内起到了抑制绿豆价格过快上涨的作用。

3.强化商品生产流通体系建设。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本身表明当前农产品生产、仓储、配送环节存在很多问题。因此,进一步强化农产品物流设施建设,有助于完善农产品供给,保障农产品需求,这样即使某一特定区域内出现了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现象,也可以及时组织相关货源,平抑市场价格,从而将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所带来的冲击削弱在一定范围内。相关政策出台也有助于降低农产品物流成本,如2010 12 1 日交通运输部等三部委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完善鲜活农产品运输绿色通道政策的紧急通知》,这不仅扩大了鲜活农产品运输“绿色通道”网络,增加鲜活农产品品种,也大大降低了农产品运输成本。

4.加强农产品信息体系建设。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与作为农产品主要生产者的农民信息获取和甄别能力较差有关系。从外部注入信息,消除信息不对称,是实现农户与市场对接问题的有效办法。大力强化农产品信息网络建设,改善农民信息获取甄别能力,有助于提高农民应对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能力。鉴于农产品市场信息具有公共产品性质,政府在信息采集、处理和发布方面均具有优势,因此政府可以也应该成为农产品市场信息的主要提供者。政府根据市场行情变化,顺应农民要求提供快捷准确的信息服务,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消除因信息不对称所带来的农产品价格异常波动,指导农民科学生产。

参考文献:

[1]张文波,王锫.“对非典”引起价格异常波动的几点思考[J].价格理论与实践,2003(6)

[2]国家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调查分析组“.非典”引发的市场异常波动及启示[J].价格理论与实践,2003(7)

[3]程国强.粮价异常波动亟须综合调控[J].中国发展观察,2010(6)

[4]王小宁.农产品价格上涨与通货膨胀的关系[J].价格理论与实践,201010

(本文为湖南社科基金项目“湖南省农产品价格波动机制研究(2010YBB221)”阶段性研究成果。)

© copyright 2015-2020 安徽大学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 造宝屋科技

通讯地址:中国 · 安徽 · 合肥市肥西路3号安徽大学龙河校区主教学楼西403室|联系电话:0551-65108001|传真:0551-6510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