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旧版
投稿信箱

首页 >学术研究 > 讲座会议

常伟:宿州农业发展状况

发布时间:2005-07-14发布人:常伟浏览量:2025次

——访宿州市农业委员会副主任张德平

时间:2005627日上午

参与者:

张德平:宿州市农委副主任

常伟:宿州市委党校教师

在宿州市农委张振传主任的帮助下,我们联系到宿州市农委副主任张德平同志,并有机会和他讨论宿州市农业有关问题。

常:张主任你好,我是市委党校常伟,主要研究经济学方面的问题。这次主要向你了解宿州市农业问题和土地问题。

张:宿州农业在全省还可以,安徽是农业大省,2003年我市农业产值位居全省第一。在全省具有鲜明的特点。就发展阶段而言,宿州农业处于由传统向现代农业转变阶段。当然,我们可能在一些方面做的不如南方一些地区。但总体,我们有自身鲜明的特点。

常:宿州农业具有哪些鲜明特点呢?

张:种植业优势明显,我们确立了小麦、棉花、水果、蔬菜、畜牧业、林业六大支柱产业,其中水果业优势更加突出,水果占全省的70%,整个全市700多万亩耕地,水果占了100多万亩。安徽农业八大支柱中的水果,主要就是指我们宿州。我们的小麦、蔬菜、水果、肉类品质都是很不错的。近年来我们在产业结构调整上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

常:能否介绍一下我市农业结构调整的情况?

张:农业结构调整可以区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大农业的调整,就是农工商联合企业或者广义上的农业产业化,大农业还是要走农业产业化的路子。第二个层次就是农业内部结构调整,也就是种植业畜牧业的调整。我们养殖业近年来发展比较突出,已经占到农业总产值的33%,三分天下有其一。近年来农民收入构成中,种植业占三分之一,养殖业占三分之一,劳务输出占三分之一。第三个层次就是种植业内部的调整。我们的种植小区建设,特别是区域化规模化的种植小区建设取得了很大成绩。全市有40多个种植小区,比较著名的有永安的土豆,孙圩子的胡萝卜,泗县的红瓜子,灵璧的花生,马井的韭青韭黄等成规模的小区。

常:宿州市在龙头企业发展上取得了哪些成绩?

张:宿州市目前有省级龙头企业10个,萧县锦丰集团和皖王集团是两个最大的企业。锦丰集团是从广东引进的方便面生产企业,年产17亿包方便面,他们最近又上了一条日产1000吨的面粉生产线。其他有名的有皖王面粉厂、东方面粉厂、东二铺的祥龙集团,砀山果业集团,砀山水果协会。此外,我们还有市级龙头企业29个。

常:如何看待龙头企业加农户模式中两个主体之间的关系?

张:农民需要市场,企业需要原料基地,他们在利益上具有一致性,又有排斥性。比如企业与农户签定合同种植小麦,约定一斤五毛钱,那么如果市场上每斤四毛五,那么企业就不愿意从农民手里面购买,如果每斤六毛钱,农民就不愿意卖给龙头企业,这在经济学里面也被称为败德现象,宿州市多少年没有很好地解决的问题

常:难道我们对于这个问题就没有一些办法吗?

张:经过很多年,我们也发现一些很好的经验。

常:能不能介绍一个典型的例子?

张:灵璧县有一个加工棉花的企业,叫银英轧花厂,曾经在全国位居第二位。为了确保棉花供应,他们自己联系生产基地,搞了一个棉花研究所。他们曾经从山东聘请过一个棉花制种专家,是全国权威。他们的籽棉比普通籽棉市场价格要高一倍,普通籽棉一斤四块钱,他们的能卖到一斤八九块。当时在杨潭、冯庙、王庄搞了600亩棉花制种基地。而在出售的时候,一些群众拿其他籽棉交给他们,有的把他们的籽棉和其他籽棉都掺在一起。工厂一度对这个问题很头痛。

常:这个问题最后怎么解决的?

张:后来工厂自己搞了一个棉花大棚,种试验田。每家每户的种子都抽出来几粒来种。如果谁家的不合格,那就和这一家打官司。

常:这样一来成本不也是很高吗?

张:这也是不是办法的办法,不过在一定范围内却是可以解决问题。农民违反合同,以次充好的行为的确是大大减少了。

常:还有其他办法制约败德行为吗?

张;合作经济组织也会对农民的行为产生制约作用,这种协会比龙头企业加农户模式好。因为合作经济组织是农民自己的组织。

常:宿州市有那些比较典型的龙头企业?

张:我们现在有10个省级龙头企业,29个市级龙头企业。比较好的有金风集团、皖王集团,东二铺祥龙养猪厂,砀山果业集团,砀山水果协会也是我们的省级龙头企业。泗县的李杰的龙牧养猪厂,灵璧县张祥林的林汇养鸡厂。

常:宿州市在扶植龙头企业有什么打算?

张:我们农委搞了一个强龙工程,做大做强龙头企业。打算培育一个产值10元的龙头企业(锦丰集团),两个产值达到5亿元的龙头企业(皖王、绿洲)。皖王集团发展潜力很大,他们最近花了120万在符离买了40亩地,省里面也给了他们1000万财政贴息贷款。他们的老总吴秀芝是安徽省人大代表。

常:宿州市农村经济合作组织发展的怎么样?

张:这几年宿州市农村经济合作组织发展的很好,最近三四年发展的非常快。2003年全市各类农村合作组织有320个,到了去年年底为416个,现在已经发展到450多个。砀山县是农业部确定的100个农村合作组织试点县之一,萧县是安徽省确定的两个试点之一(另外一个是广德县)。砀山协会发展的比较规范。

常:在经济生活中,这类协会主要起到了什么作用?

张:连接农户与市场,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砀山水果协会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砀山水果协会是一个半官办协会,挂靠在县农委下面。但它下面各个乡镇的分会则是典型的经济组织,在组织水果生产销售方面效果很好。最新出台的有关政策,五个人以上,至少80%的是农民就可以成立农民合作经济组织。农民经济合作组织是自我组织,自我服务,自我发展,实际效果很好。

常:能不能举一个现实的例子?

张:比如萧砀边界养猪协会,他们成立的时候,我和王市长(现宿州市政协副主席王建同志)都去了。他们成立了养猪协会后,统一标准养猪,购进饲料比较便宜,猪卖出去价格也比较贵。外地浙江江苏的客商也因为他们的猪养的比较好,属于绿色食品,也来他们这里买猪。

常:还有其他典型吗?

张:其他的典型还有萧县丁里的养鸭协会,赵庄的辣椒制种协会,灵璧县的养鸡协会,刘孝科的宿州市无籽西瓜协会,这样的协会一般都是能人带头,农民参与。能卖的掉,群众才会积极参与。

常:市农委怎样支持农民合作经济组织发展呢?

张:我们从办证开始,采取一系列的政策支持,比如财政支持,培训支持等等。农民合作经济组织可以区分为两类,一类是以合作社为主,浙江合作社比较多,我市在供销社基础上组建的这样的棉花合作社有54个;另一类是以协会或者研究会形式出现的,赵庄镇辣椒种植协会党支部书记张传峰靠辣椒制种发家致富后,提供资金、技术,每年都带动周边地区近千户农民发展辣椒制种业,户均增收近万元。我们宿州市现在有省级致富带头人24人,市级致富带头人100人,县级致富带头人600多人,乡镇致富带头人5000多人。

常:宿州市农业发展存在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什么地方呢?

张:我们现在相当部分的精力用来跑项目。农业主要靠一些项目来支持。近年来国家对农业投入大,各级政府都在积极争取。我市今年争取到五六个亿的水利资金。但在农业标准化方面我们做的很不好。在全省处于比较靠后的位置,主要是因为农产品安全监测投入,这是我们农业产业化做的不足的地方。

常:下一步这方面有什么计划吗?

张:我们下一步准备把农产品安全监测体系给建起来,建立包括市、县和部分乡镇的农产品安全监测体系,初步可以鉴定一些有害成分,并发布定期报告。这对于人民群众健康也是有好处的。这几年很多大中城市,比如上海、南京,甚至徐州都搞了食品安全监测体系,我们的农产品在这方面吃了很多亏。我们的农产品存在标准化问题。我们正在搞一个宿州市20052008年农产品加工实施标准,力争建成一批标准化小区和省级标准化生产基地。

常:现在宿州有这样的标准化基地吗?

张:宿州市现在也有这样的典型,比如刘孝科的无籽西瓜协会已经通过了省级无公害示范认证,现在正在申报国家级无公害示范认证。这样有利于培养品牌,树立名牌;也有利于他们自己的发展壮大。

常:宿州近年来对于这方面投入怎么样?

张:与周边地市相比,我们对于农业投入还是比较少。不仅比不上山东、江苏的一些地市,也比不上我省周边的淮北、蚌埠等地市。由于投入不足,我们在农业上的优势逐步在削弱。如国家政策规定,土地出让金收入的20%必须投入到农业开发综合治理。我们市由于财力有限,现在还做不到。如果每年这一部分资金能投入到农业,一年多出来个两三千万,连续五六年下来,算起来也有一个多亿,还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从总体上来说,我们虽然也处于由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的阶段,但速度明显不如江苏、浙江的很多地方。

常:新时期农业发展面临哪些困难?

张:从总体结构调整来说,我们的种植业比重还是过大,700多万亩耕地中有500多万亩冬小麦。在取消农业税后,小麦播种、收割都机械化了,为了省事,节省更多时间外出打工,人们不愿在农业结构调整上下更大的功夫。我们的不少闪光点大多停滞不前,发展空间有限。另外,农民外出打工日渐增多,虽然有利于农民增加收入,但是对于农业的消极作用也是毋庸置疑的。轻壮劳力都走了,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发展蔬菜、水果、经济作物和养殖业力不从心。就经济结构来说,我市第一产业占42%,第二产业占23%,全省农业超过40%的也只有我们市,当然在全省我们的农业还可以,但这毕竟是经济欠发达的重要表现。

常:宿州市近年来在土地流转方面做得怎么样?

张:宿州市近年来土地问题比较多,在二轮承包中有二三成农户的承包手续不完善,这些都是潜在的隐患。农民负担重的时候,一些农户外出打工,不种地了。有的95年二轮承包的时候不在家,现在国家不仅不要农业税了,反过来还给补贴,很多人又回来要地。以前农村没人种的县和乡镇的农场也被农民给要走了。有的结婚后,新媳妇没有得地,在娘家失去了土地,两头悬空。以前在农村是按照排队得地,调地抽地,《土地承包法》出台后,这些路子都被堵死了,还有以前的机动地问题、,导致了现在农村土地纠纷很多。近年来国家出台的一些惠农政策反倒成了阻碍土地流转的因素。

常:这是为什么呢?

张:因为土地值钱了,大家都愿意种,反而导致了土地流转的倒退。

常:近年来一些学者提出了土地私有化的问题,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张:土地私有化可以提高土地的利用效率,但就宿州市情况看,私有化的条件不成熟。

常:为什么这样说呢?

张:中国农民对于土地的感情是很深的,现在失地农民问题已经成为高层极为关注的问题。再说现在外出打工的农民多为季节性外出打工,农忙时候他们还要回来。再从整体来说,中国劳动力还是相对过剩,对于一部分人来说,农业是他们不得已的选择,也是唯一的出路。

常:什么时候土地可以私有化呢?

张:我国土地现在承担了太多的社会保障职能,农民现在还不得不过多的依靠土地。当农村社会养老问题解决了,土地私有化对于经济发展的效果将会非常好。即使土地实现了私有化,中国未来很可能走日本那种小型现代农业的路子,而不会像美国那样走大农业的路子。

张:顺便借这个机会,我还想象你介绍一下夏刘寨的问题。

常:夏刘寨我们也去过几次,不过一些调查做的不是很细。请张主任在这里介绍一下。

张:这是政协孔庆福主席提出的。夏刘寨的王化东是全国劳模,过去两年挣回了两部拖拉机。他们村拿出来500亩地搞良种,培育一些高产良种,群众为他们打工,一天还能挣个二三十块钱。从这些土地收入里面,补偿柴油、化肥等耗费,又返还一部分,留作公益事业,并没有直接发放给农民。

常: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做的呢?

张:2000年,当时农民负担是最重的时候,一亩地要上缴250多块钱。在这样的负担下,农民认为种地不划算,种还不如不种。王化东当时表示,每人拿出来一亩给我种,这些提留杂资我来交。当时大家也都同意了,也签订了合同。这几年他们在农业产业化的路子商进行了一些探索。他们拿出来1500亩地成立了农业种子公司,组建了建筑公司和面粉厂等5个村办企业,并又在这几个企业的基础上,组建了宿州市化东农业有限公司。他们存有几千亩荒山,这几年治理荒山投入就有300多万。他们靠其他公司挣的钱投入到荒山治理和公益事业上。

常:这样做有什么问题吗?群众有什么意见?

张:群众没有什么意见,以前农民人均年收入以前多元,现在年收入三四千元。我们有些疑问,群众和化东的关系究竟是大股东与小股东的关系还是劳务契约关系。当然,就打工给报酬来看,这肯定是劳务关系。当然,以后他们要更加规范的运行的话,也肯定会向股份公司模式上走。

常:现代企业管理制度虽然好,但也需要具备一定的条件,因为现代企业制度也是要支付一定的制度成本的。就夏刘寨的情况来看,他们这种模式肯定不是现代管理制度,但他们目前正在向这个方面走,他们目前的制度安排应该说也是有效的。如果硬要按照现代企业制度的要求来加以规范,对于他们的发展也未必是好事。

张:我也有这种认识。市政协组织类似讨论会,有助于我们搞清楚这个问题。

整理人:常伟

© copyright 2015-2020 安徽大学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 造宝屋科技

通讯地址:中国 · 安徽 · 合肥市肥西路3号安徽大学龙河校区主教学楼西403室|联系电话:0551-65108001|传真:0551-6510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