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旧版
投稿信箱

首页 >人才培养 > 访问学者

王胜男:理解真实世界的农村——读《中国农民调查》有感

发布时间:2014-12-18发布人:王胜男浏览量:1979次

在老师推荐的那么多书当中,这本《中国农民调查》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陈桂棣、吴春桃老师这篇宏伟的报告文学,围绕农村税费改革这条主线,通过叙事、描写和评论,展现了八九十年代末到二十一世纪初的农民、农业、农村的问题。而令我最受震撼的还是它所揭示的农民真实的现状。

全书共分为十二章,第一到第四章,以一系列恶性案件的发生为中心,具体展开农民在税费重负的压制下生存的窘迫,命运的多舛。作者揭露了那些已经蜕变成黑恶势力的村官乡霸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的暴行,也写了农民在忍无可忍情况下的上访与抗争。第五章到第八章就农民负担过重,中央三令五申的减负政策和措施为什么就是贯彻不了的问题进行了多方位多层面的调查、探寻与分析。第九章到第十二章,通过对农业问题专家的税费改革主张的叙述,以及他们关于农业体制综合改革思路的评价等,表现了难能可贵的中国知识分子特有的济世之心。

读完全书,印象最深的就是发生在小张庄的那个血淋淋的事实。张桂全,一个小小的副村长,甚至还是个带着判刑的“罪人”,可是却当上了村里的副村长,做着村里恶霸。这是一个多么可笑的笑话,在中国这样一个法制健全的社会,却有着这么狰狞的事实与国家法制叫板。我们不禁发问,一个没有知识,没有文化,甚至连人性都没有的人如何逃脱法律的制裁,做上副村长的位子的呢?因为他和乡里,和县里的领导有关系,多么简单而无力的回答。不错,中国是个人情社会,我也曾听亲戚说过我家乡村里的竞选情况,可当事实摆在眼前,却仍然难以接受。一个平凡的副村长,小小的职位,可以在村级会议上直接扬言:“存心搞我,没那么容易!就是搞掉我,他们也没法子过;搞不掉,我叫他们更没日子过,不打死他们呢,也叫他们脚断胳膊折!”一段粗俗而鄙陋的话,却出现在村级干部开会的会议上。然而,这个副村长,却真的干出了另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五分钟,四死一伤。这血淋淋的事实,让我不寒而栗。

现代经济学理论认为,一个社会集团的力量大小,并不取决于他的人数多少,而取决于他的组织程度。组织的力量是强大的,与政权相结合的组织力量尤为强大。中国农民尽管人数众多,可是他们过于分散,没有足以抵御压制的组织资源,而村乡干部却是严密组织起来的,他们是国家政权在农村的合法代理者。如果这个代理者,哪怕只是其中的少数人,把国家政权抛到一边,凭借政权的组织资源为自己的利益服务,这将是多么可怕!而爆发在小张庄的事儿,就是有力的证实!

不过,我认为还是有希望的。毕竟农民中像丁作明、张桂玉这样的有一定法律意识,勇于说话并敢于承担后果的农民兄弟已经越来越多。逆来顺受也不再是农民的代言词。现今,在教育不断普及,农村人民能接受更先进的教育下,他们也会慢慢懂得用法律来保护自己。虽然,在农村,这还是一个法律意识淡薄的人情社会。但在更多的知识进入农村后,我相信他们也会懂得用法律保护自己。

在陈桂棣、春桃这两位作家的笔下,我读到了中国几亿农民是怎么样在现实与目标的夹缝中生活,一次次为他们黑暗又悲惨的生活而扼腕叹息。作者最后一章的标题是“敢问路在何方”,到今天为止,农村税费改革已经推进了十几年,从2006年开始已经取消了农业税,法制进程在不断退进,我相信随着改革的深化中国农民的生活会不断改善,“路”就在远方。

最后我庆幸我是农民的孩子,不仅让我理解农民,更让我成长,让我见证中国农民的变化。

(王胜男系安徽大学经济学院2014级经济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 copyright 2015-2020 安徽大学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 造宝屋科技

通讯地址:中国 · 安徽 · 合肥市肥西路3号安徽大学龙河校区主教学楼西403室|联系电话:0551-65108001|传真:0551-6510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