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旧版
投稿信箱

首页 >人才培养 > 访问学者

李梦:命运的纠缠与解脱——读《穆斯林的葬礼》有感

发布时间:2014-12-18发布人:李梦浏览量:1937次

 

在没读《穆斯林的葬礼》这本书之前,它对我来说已经有很大的吸引力,自小跟回族人生活在一起的我,对他们那充满神秘的礼节、生活习惯和丧葬方式一直想找个答案,而这本书给出了最好的解释。

此部长篇小说以玉引出,描述了一个穆斯林家族三代人命运的沉浮,两个发生在不同时代、有着不同内容却又交错扭结的爱情悲剧。读完后心里久久不能平复,是压抑,是心痛,也是解脱。这本书曾获得第三届矛盾文学奖冰心老人称之为“奇书”并建议国内外的学者都应该读一读。全书以玉和月为线索描述了发生于民国初期到文革后的一个玉器世家的沉浮,以两条时间轴同时叙述的方式描写了两个内容各不相同却又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爱情悲剧。霍达以她独特的写作风格、冷峻的文笔赋予书中的人物形象丰富的内涵。下面简单介绍一下书中的主要人物以及个人观点。

故事主人公韩子奇是被玉俘虏的一个假回族,汉族穆斯林。他一生琢玉,卖玉,护玉,守玉,爱玉视玉如命。他为振兴奇珍斋而娶梁君璧,为爱情而决心守护梁冰玉,后因觉得对妻子有亏欠而一直软弱的活着,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传统文化里玉象征着风雅、高洁和与世无争,因此常被人用来形容自己的品格。但由于玉被人们赋予了过高价值,常有人做出令人作呕的事来,如蒲绶昌为了金钱在韩子奇的师傅梁亦清为自己完成作品而丧命后仍霸占了其全部财产,甚至连不值几个钱的“水凳”都硬性挪走。

梁君璧和梁冰玉这一对姊妹因所受教育不同,爱情观和人生观也有着天壤之别。梁君璧是一个一生忠诚信仰伊斯兰教的“回回”,没有文化,霸道,强势,心中只有信仰与家庭,是那个时代中普通回族妇女的共性。她一生没有爱情,思想“单纯”,认为爱情是恶心的东西。她为人“耿直”,所以说话口无遮拦,以至恶毒,对亲人也不例外。她阻止女儿爱情,强烈反对回汉通婚。早年丧父,为家业,嫁给了父亲的徒弟韩子奇,但现实生活却跟她开了天大的玩笑。因时事变迁,韩子奇娶了自己妹妹玉儿,并生下了新月,新月生活在她身边,时刻提醒着她曾经的痛苦又不能恨新月,毕竟是胞妹的孩子,有着同样的血脉,既爱又恨,复杂的情感,令新月对这个妈妈时常琢磨不定。在书中,她既让人可恨,但又恨不起来。梁冰玉是书中描述最少的一个人,她是新月的生身母亲,有才情,有文化,敢于追求爱情,勇于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而不随波逐流。但她的爱情却极大地伤害了自己的姐姐,并造成了两代人的悲剧。爱情是美好的,但是它应该建立在道德和责任之上。

书中最大的悲剧则是韩新月,她纯真,善良,美丽,富于才华。但从她出生就注定她不得不为老一辈人的悲剧付出代价,并注定了其一生的悲剧。她虽然从小被父亲、哥哥和姑妈疼爱着,但她对父母间的那种表面浓情蜜意实际却淡漠的感情一直很敏感却无法说出口,只能把很多事情隐藏在内心深处。后来遇到才华横溢,富有责任感的楚雁潮并产生爱情,但受到母亲(一个虔诚穆斯林)的强烈反对。母亲甚至不惜牺牲新月的生命,坚持反对回汉通婚,她的观念加速了新月生命的陨落,促使了一个新的爱情悲剧的发生。当然书中悲剧的发生不能单纯的只怪某人,与时代背景和社会环境有很大一部分关系。

在我看来,这本书不仅能够提高我们的文学素养,还能激发我们对生命的热爱。看到新月与病魔的斗争,对生命的渴求让我不禁感慨,拥有生命真好!以后无论遇到什么样的艰难险阻,都应该尊重生命,潇洒从容的走自己的人生路。另一方面,也要时时反思自己的行为,自己究竟是促进了别人的幸福,还是阻碍了别人的幸福,时时提醒自己做一个给社会带来正能量的人。

© copyright 2015-2020 安徽大学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 造宝屋科技

通讯地址:中国 · 安徽 · 合肥市肥西路3号安徽大学龙河校区主教学楼西403室|联系电话:0551-65108001|传真:0551-6510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