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旧版
投稿信箱

首页 >人才培养 > 访问学者

钱露露:再读《农业与工业化》

发布时间:2014-01-08发布人:钱露露浏览量:2007次

  近期拜读了张培刚教授的《农业与工业化》一书,对张培刚教授本人、对于这本发展经济学的奠基之作,有了非常深刻的理解和感触。现将本人的一点感悟付诸笔端。

l 对张培刚教授的肃然起敬

说实话,本人才疏学浅,在接触发展经济学与《农业与工业化》之前,对于张培刚教授的了解甚少,所了解的中国经济学家仅限于孙冶方、张五常、厉以宁以及林毅夫等屈指可数的几位。但在了解了发展经济学、读完了《农业与工业化》之后,我对张培刚教授对发展经济学的贡献感到敬佩,对张老的爱国情怀和人格魅力肃然起敬。

1945年,张培刚在哈佛大学图书馆不到六平方米的空间里完成了《农业与工业化》这部20多万字的英文论文,同年冬天他用1个小时就顺利通过博士论文答辩,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1947年《农业与工业化》被授予哈佛大学经济学科最佳论文奖,并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科最高荣誉奖——“大卫•威尔士奖”,这也是亚洲人首获该奖。1946年,张培刚带着报国心回到祖国于武汉大学任教,继续致力于发展经济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其间由于历史原因,曾与学界隔绝长达30年。改革开放后,发展经济学开始走下坡路,张培刚教授又根据当时世界上绝大多数落后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现状,锐意创新,全面提出了创立新发展经济学的思想。1992年,张培刚教授主撰的《新发展经济学》出版。年近八旬的他,引导发展经济学走出困境,并将其推向一个新阶段。

除学术之外,我也在网上看到了一些回忆、纪念张老的文章。看了这些,我对张老的认识、想象也更具体、现实。其中包括常伟老师刊登在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网站上的《武汉访学三记(二)》,通过常老师的叙述我感受到了张培刚教授的学术研究对当代中国所带来的巨大影响。此外,在看了湖北日报一篇介绍张培刚传奇人生的文章中,一个细节让我倍受感动:2010年底,第三届“张培刚发展经济学优秀成果奖”颁奖时,张老行动已经很困难,仍坚持坐着轮椅来到现场颁奖,师生们将经久不息的掌声,送给这位始终情系发展中国家发展问题的著名经济学家。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曾经这样评价过张培刚:“他的学术水平是超一流的,他的英语是超一流的,他的人品更是超一流的”。看到这些话,无不让我们对张老肃然起敬!

l 对《农业与工业化》理论的解读

在该书中,张培刚对农业国或经济落后国家如何实现“工业化”这个崭新而重大的问题提出了一整套理论。具体如下:

关于农业与工业的相互依存关系。张培刚认为,虽则农业国的出路在于“工业化”,然而农业发展对工业化启动起着至为重要的关键作用。张培刚详细分析了农业对工业化的五大贡献:一、农业是粮食供给的主要来源;二、农业是工业原料供给的来源;三、一定阶段,农业为工业提供大量的剩余劳动力;四、农民作为买者和卖者对于工业生产市场的扩大起着重要作用;五、农业通过向国家纳税和输出农产品而形成的资金积累和外汇储存对于工业资本的积累而言是一条非常重要的途径。张培刚认为,农业对工业化以及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都起着重要作用,有巨大贡献。基于此,他认为,农业是工业化与经济发展的基础和必要条件。

关于工业化的理论。张培刚把“工业化”定义为“一系列基要生产函数连续发生变化的过程”,他认为,基础设施和基础工业,如交通运输、动力工业等,在工业化中起着“先行官”作用。在张培刚看来,诸如企业家精神和创新管理才能以及生产技术等因素,是工业化的发动因素;而资源、人口等因素在一定阶段则会成为工业化的限制因素。同时,张培刚将演进的工业化过程分为三个阶段:(1)消费品工业占优势;(2)资本品工业的相对增加;(3)消费品工业与资本品工业平衡,而资本品工业渐占优势地位的趋势。

关于工业化对农业生产和农业剩余劳动力的影响。张培刚分析了工业化对农业生产的影响:一、工业发展与农业改革相互影响,但工业发展对农业改革影响更大,工业发展从技术和组织两方面成为农业改良的必要条件;二、当工业化渐趋成熟时,市场规律下,必引起农业生产结构的调整和变动。如收入的提高导致消费结构的变化又进而引起农业生产结构的调整;三、随着工业化的发展,农产品市场的扩大和农耕技术的提高,农业总产量和单位产量会增加,但增加速度不及工业增长速度快。因为一方面土地供给趋于减少,同时农业受气候和生物学规律的制约。关于工业化对生于劳动力的影响,张培刚总结道,伴随工业化的进展,农业剩余劳动力将会继城乡手工业者之后转移到城市和其他行业。

关于引进外资和开展对外贸易。张培刚分析了农业国引进外资和开展对外贸易的问题。他把引进外资和开展对外贸易视为农业国工业化必不可少的条件。张培刚根据实际数据,认为中国有必要吸引外资。张培刚还认为,吸引外资最重要和最基本的因素在于借款国政治的稳定和工业发展的前景。在吸引外资的措施上,应消除对于国家贸易和金融的障碍。不过,相对工业品,农产品总是在对外贸易中处于不利地位。

l 对《农业与工业化》理论的思考

首先,张培刚关于农业与农业化的观点是否正确。就这个问题我查阅了相关方面的资料,1990年梁小民教授曾把当年刘易斯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济增长理论》翻译成了中文,但他也认为,张培刚的《农业与工业化》远在《经济增长理论》之上:刘易斯主张通过“工业化”来推动经济发展,这种“工业化”其实就是牺牲农业;张培刚主张通过“产业化”来推动经济发展,也就是农业作为产业的一部分,不是牺牲农业来发展工业,二是把农业和工业作为整体来发展。结合中国经济发展的实践来看,张培刚的观点是完全正确的,而刘易斯的观点则是片面的。大跃进带来的大饥荒表明,只有协调好农业和工业的关系才能真正推进我国的工业化进程。

其次,农业工业化是我国经济发展的基础。近些年,我国民工荒有愈演愈烈之势,很多经济学家为此发愁不已,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我认为,最好的方法已经由张培刚教授给出来了:农业工业化。很简单,农业工业化一搞,农业效率进一步提高,剩余劳动力进一步增加,民工荒自动消失,还有什么办法比这一招更能解决“民工荒”?拔苗助长是不行的,发展经济,最关键还是要善于培养由下向上的“推力”,农业工业化后农业效率提高了,产生的剩余劳动力就对上构成一股上推力,借助这股上推力,劳动密集型产业和乡镇企业等非农产业就发展起来了,新的产业的效率进一步提高,又会导致新的剩余劳动力,并构成更高一层的上推力,如高新技术产业。所以,重新拾起张培刚的梦想,从农业工业化做起,以推为本、以拉为辅,一推一拉,就可以实现中国经济的节节攀高。

读完全书,思绪万千。为张培刚教授传奇而又坎坷的人生历程感到悲壮;为《农业与工业化》强大的历史穿透力和现实穿透力感到敬佩;为中国的农业工业化前景感到迷茫。无论中国的发展经济学往何处去,张培刚的名字将永远镌刻在每个经济学人的心里!

作者为安徽大学经济学院2013级金融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 copyright 2015-2020 安徽大学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 造宝屋科技

通讯地址:中国 · 安徽 · 合肥市肥西路3号安徽大学龙河校区主教学楼西403室|联系电话:0551-65108001|传真:0551-6510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