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旧版
投稿信箱

首页 >人才培养 > 访问学者

杨秋菊:作为自由的发展——读《以自由看待发展》有感

发布时间:2014-01-08发布人:杨秋菊浏览量:2927次

随着世界国家各经济指标的增长,经济学家们开始思考经济增长和发展的本质区别。很多指标显示经济增长快速且达到了很高的层次,但事实上,环境污染、分配不公、资源浪费等现象提醒人们这样的经济增长是不够的,而且是不能长久不可持续的。然后就创造出来了减小贫富差距、幸福度、绿色标准、最低工资等等,把经济从物质层面上的增长提升到了全面的发展。

初读《以自由看待发展》,给我的印象是,森的以“实质(substantive)自由”为核心的发展观。经济的发展本质上是自由的增长,每个人都有捍卫自己利益的权利。他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丰裕的世界里,但仍有大规模的人在承受着剥夺、贫困和压迫——长期的贫困、基本需求得不到满足、大范围饥荒、政治自由和基本的自由权的侵犯、妇女主体地位被忽略和对环境的威胁等,不管在穷国还是富国,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形式。本书的主要思想是,把扩展自由看做发展的首要目的和发展的主要手段。

森的突出贡献表现在五个领域内,分别是:社会选择理论、个人自由与帕里托最优的关系、福利与贫困指数衡量、饥荒问题和权利分配不均的关系以及道德哲学问题。下面是我从精致而广泛的森教授的观点中提炼出的自己的几点体会:

一、市场与政府

干预永远不可能是完美的,为了实现经济绩效的改善,也不需要它们是完美的。我们需要的是在不完美的政府和不完美的市场之间进行权衡。其中的一个,必须充当对另一个进行控制的手段;有必要将它们视为是互补的,而且我们需要在二者之间寻求平衡,要使他们在所设计的系统中进行有效的互动;另一方面,政府需要提供一定的社会保障——适度监管和赋予权力,才能让市场更好地发挥自由的调控和配置资源的效率。

还应注意的是,市场机制对效率的贡献无可怀疑,但效率本身并不保证分配公平。这个问题在实质自由的不均等层面上变得更加严重,因为处境劣势具有配对效应(例如一个残疾或缺失训练的人既有挣得收入的困难,又有使用收入以实现良好生活的可行能力困难)。为了社会公平和正义,市场机制的深远力量必须通过创造基本的社会机会来补充。就一般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及其重要的是,需要通过公共政策创新来创造社会机会。也就是说,要使经济真正得到全面自由的发展,必须先使基础设施和福利保障措施得到充分的运营和发展,如土地改革、教育和识字的普及、更好的医疗保健服务。在中国改革开放后,经济的高速发展,国内和国际贸易做了很大的贡献,但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社会改革也起到了一定的基础作用,即社会改革的经济后果。

二、收入与福利

    实际收入和运用收入而达到的处境及福利和自由之间的差异,书中介绍了五种导致这种差异度来源:1.个人的异质性:因人而异的转移支付等。2.环境的多样性:寒冷和温暖两个地带同样生活水平的人对取暖和衣着的要求等。3.社会氛围的差异:犯罪和暴力事件的泛滥等。4.人际关系的差别:生活在富裕地区的相对贫困的人可能不能参加某些社群活动。5.家庭内部的分配:不挣钱的人也分享收入。最典型的例子是,在美国,还存在饥饿这个令人不可理解的现象,因为对收入而言的相对剥夺,会产生对可行能力而言的绝对剥夺。在富裕国家的相对贫困的人,即使其绝对收入按世界标准是高的,也会在可行能力上处于非常不利的状态。在普遍富裕的国家,要花更多的收入购买足够的商品以实现同样的社会功能性活动。这也与这类物品的竞争性需求有关。

而且由于过分强调收入贫困和收入不平等,而忽略了与贫困有关的其他因素,如失业,缺医少药、缺乏教育以及受社会排斥等,已使政策受到扭曲。

三、环境、法规与价值观

    全球变暖、空气质量降低、食品安全以及对资源的浪费,让各国政府和人民意识到了生存的危机。然而空气、水等资源都属于公共物品,没有任何人拥有它们的产权,它们的配置、保护和合理利用就成了一个问题。如果世人都有高尚的价值观——它们会考虑其他人的消费和利益,会考虑后代人的生活需求,那么就不需要政府采取强制手段;事实是,人都是自私的,为了高效地提供公共产品,我们还需要国家强力的行动和社会提供的环境伦理。同时培养人们的社会价值观和责任感,共同协助强制性法规来起作用。

现在的经济增长已经不可持续,它也从来不曾平等,一些人的生活远远超过了足够,而另一些人远远低于它。以一定速度使用资源并损坏自然界生命支持系统——不能满足所有人基本需要的系统不能被称为有效率的。我们强调每个人的自由和权利,我们应该为足够的人均财富和全面发展而奋斗,——对其有效率的维护和配置并公正的分配。

四、人力资本与人类可行能力

当代经济分析越来越重视结合了人的生产要素,通过教育、学习以及技能的提高,使人具有的生产了更强,为经济扩展做更大贡献。人力资本和人类可行能力都把人作为中心,尤其关注人们所实现和取得的实际能力。当人们扩展了他们所拥有的真实选择能力时,他们也就获得了实质自由。

从存在价值方面看,聚焦人力资本和集中注意人类可行能力的区别就像手段与目标的区别。首先承认人类素质在促进和保持经济增长上的作用,但不能解释为什么一开始要追求经济增长;聚焦在扩展人类自由以使人们享受他们有理由珍视的那种生活,也就必须是经济增长在扩展这些机会上的作用融入对发展过程的更基础的理解中去,即扩展人类自由以享受更有意义和更自由的生活。了解这个区别,我们也就能体会教育、医疗保健等公共事业的重要意义了。由此可见,发展确实是对自由的各种可能性的一种重要承诺。

(作者为安徽大学经济学院国际贸易专业2013级硕士研究生)

© copyright 2015-2020 安徽大学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 造宝屋科技

通讯地址:中国 · 安徽 · 合肥市肥西路3号安徽大学龙河校区主教学楼西403室|联系电话:0551-65108001|传真:0551-6510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