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旧版
投稿信箱

首页 >人才培养 > 访问学者

郑焱焱:安娜帕娜的选择——读《以自由看待发展》有感

发布时间:2014-01-08发布人:郑焱焱浏览量:2270次

读一本好书就像是在和一位高尚的人谈话,我在过去两个月一直有这样的感受。阿马蒂亚••森是一位思想深刻而精密的经济学家,他的经典著作《以自由看待发展》在我看来,是本在发展经济学领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著作。它对“发展”问题提出了一个以“自由”概括的新视角,由于作者自身的福利经济学领域的深厚造诣,因而处处闪烁着作者结合不同学科领域进行思考的智慧光芒。

我注意到,阿马蒂亚••森在中文版序言中体现出了对中国国情与文化的深刻了解,甚至有着有关儒家思想的论述。他认为“孔子的思想比起经常归于他名下而倡导的格言要复杂和精致得多”,此外还在论证社会选择中引用《淮南子》的语录。这不仅仅是因为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地位,对其经济社会发展的研究在发展经济学相关领域研究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一直坚持着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截然不同的制度和体系,“世界将怀着极大的兴趣注视全方位的发展过程如何在中国展开。”结合当前中国国情思考,我对森先生这本著作中关于自由与正义的论述有了更深的领悟。

安娜帕娜对迪努、毕山诺和若季妮的选择,体现了三种不同的观念。平等主义集中注意收入,而古典功利主义则看重效用即个人的愉快和幸福。收入与幸福度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有些国家GDP总量较高而居民幸福指数却较为欠缺?阿马蒂亚••森在对福利与自由之间的差异做出分析时给予了较为合理的解释。一个生活在富裕社区的相对贫困的人可能不能参加某些基本的“功能性活动”,而比较贫穷的社群中的成员往往反而能够轻松而成功地参与社群活动。此外,环境条件、社会氛围的差异也能够影响一个人从一定水平的收入中所能得到的享受。然而全球幸福指数排名位列前茅的国家如丹麦、挪威、瑞士等GDP生产总值却并不十分突出。这与阿马蒂亚••森的观点不谋而合:美国等发达经济体伴随着经济发展其环境污染水平以及贫富差距程度、社会治安水平可能会出现不同程度问题。中国经济发展虽取得辉煌成绩,但仍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直接影响了古典功利主义所看重的个人幸福程度。

这种现象不仅在国家间存在,在我国不同地区间也有显著表现。2013年中国城市幸福指数排名中较发达地区如北京、上海、深圳均处于合格线以下,可见与GDP同为衡量一个国家发展水平的标准,个人幸福程度决定于更多的因素。这也恰恰符合科学发展观提出的国情背景:要全面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促进现代化建设各个环节、各个方面相协调,做到各方面协调均衡全面发展。

自由的范围非常广泛。我想安娜帕娜在实际中一定会遇到更多的情况,而不仅仅是贫穷的迪努、不快乐的毕山诺和需要钱来治病的若季妮,她也许还会遇到因残疾而必须拥有这份轻活的人、因种族和性别而遭受歧视的人等等。这些人基本的就业自由不能满足,与迪努的经济不自由相比,安娜帕娜在面对这些人时又将作出怎样的选择呢?

阿马蒂亚••森认为坚持要求完整地评价每一个可能选择的正义性是不合理的,有一种“牛刀割鸡”的意味:“过度使用正义概念,在我们把这个思想应用到我们生活在其中的、充满可怕的剥夺和不平等的世界时,会削弱它的力量。”但阿马蒂亚••森在书中向我们展现出的这样一个世界——充斥着贫困和饥荒、“失踪的妇女”、权利的侵犯的真实的世界,却又迫切地需要着“安娜帕娜的选择”,以帮助到有需要的人,即森先生所说的“谨慎地发扬同情、促进正义”。

怎样做到这一点呢?阿马蒂亚••森在这本书中对这个问题的论述散布在各个章节中,总体来说有如下几方面:

首先,应增加政治参与。阿马蒂亚••森认为:“苦难和剥夺可以有多种——某些更容易通过社会措施来减轻。”政治权利对形成经济需要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例如公共讨论作为社会变化和经济进步的工具,“可以在降低许多发展中国家普遍存在的高生育率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因此在中国政治决策过程中更需发挥社情民意的作用,通过明确科学民主决策基本原则、形成科学民主决策基础制度,维护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

其次,应增加社会机会。教育和保健等方面的合理制度安排,教育的普及有利于政治参与和公共讨论,也可以作为手段促进不发达地区的经济发展,从而有利于缩小地区发展差距。他在原著中提到“更好的教育和医疗保健不仅能直接改善生活质量,同时也能提高获取收入并摆脱收入贫困的能力。教育和医疗保健越普及,则越有可能使那些本来会是穷人的人得到更好的机会去克服贫困。”中国教育投入占GDP比重与外国相比仍旧偏低,这方面改进的余地仍然很大。

再次,应完善市场机制。阿马蒂亚••森认为“市场机制只追求效率”的观点是不当的,完善的市场体制和规范的市场运作可以减少垄断、寻租以及收入差距扩大等不合理行为。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国家,与西方发达国家市场运作又有不同,根据中国具体国情,适当提升要素的市场化程度,进一步深化市场化体制改革,完善市场创新机制就显得尤为重要。

   最后,应树立防护性保障。根据阿马蒂亚••森的定义“为遭受天灾人祸或其他突发性困难的人、收入在贫困线以下的人,以及年老、残疾的人,提供扶持的社会安全网”。西方国家“从摇篮到坟墓”的全民福利政策体系已经基本建立,而我国现行政策下城镇医疗保险和救助体系还没有全面覆盖农民工,还需将防护性保障作为一项社会基本建设予以重视。

“安娜帕娜的选择”每时每刻无处不在,但这个故事中所述的能动行为仅限于安娜帕娜,故事中其他三个主角并未体现出任何主观的愿望或行为。实际上,在有限资源实现分配的过程中,个人被看做是参与变化的能动的主体,而不是分配给他们的利益的被动的接受者。因此现实中,最后的选择也许并非单纯决定于安娜帕娜一人。但无论何时何地,人们对自由、正义和公平的追求是永恒的。发展要求消除那些限制人们自由的主要因素,例如贫困、暴政、经济机会的缺乏,压迫性政权的不宽容和过度干预等,尽管当前世界获得了巨大发展,但是仍有大多数人的自由尚未得到满足。“自由是促进发展的不可缺少的重要手段”,实现自由并在此基础上促进经济社会发展,这是《以自由看待发展》的主题,是阿马蒂亚••森毕生的心血与贡献,更是全世界人们永恒不变的向往!

(作者系安徽大学经济学院2013级金融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 copyright 2015-2020 安徽大学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 造宝屋科技

通讯地址:中国 · 安徽 · 合肥市肥西路3号安徽大学龙河校区主教学楼西403室|联系电话:0551-65108001|传真:0551-65108001